夜间
笔趣阁 > 雾都侦探 > 第五百零二章 探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雾都侦探


        

梁袭计划不行,推理还是比较靠谱。清晨七点,提姆在雷丁附近联系了刀锋,他被人扔到路边。罗伯特联系上刘真之后,确认提姆没有严重伤势,于是让救护车把提姆拉到伦敦玛利亚医院进行检查。提姆一头雾水,自己刚从虎穴逃生,不应该就近就医,等待部门人来接自己吗?怎么能让自己这个受害者去伦敦找部门?自己在刀锋就这么没地位吗?


        

梁袭接到刘真电话,买了一束花,去医院偷袭了卡琳的臀部,当着卡琳同事面宣扬自己对这个女人拥有产权。卡琳抱着花顺势摸鱼,两人不乘坐电梯,手牵手的走楼梯。虽然才一天不见,但是这种快乐别人难以体会。梁袭顺便观察了卡琳在医院的幸福指数,还不错,同事对卡琳持尊敬的态度,护士的语气也体现出卡琳在玛利亚医院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提姆靠躺在病床上,面对梁刘询问,仔细回忆道:“非常专业,力量很大。”按照提姆的描述,卡琳扮成歹徒,梁袭扮演提姆。提姆刚说了开头,卡琳就做完了动作。


        

卡琳左手从梁袭左侧背后伸起,捂住梁袭的嘴。同时右手环抱将梁袭右手臂一起抱住,借助手腕的灵活性将注射器刺入梁袭的脖颈。提姆的左手较为无力,梁袭在一只手动弹的情况下下意识去掰捂住自己口的手,但因手臂角度的原因难以发力。在提姆说明下,梁袭举起手,用手肘朝后击打,但卡琳已经意识到这点,人倾斜向右边。梁袭的左手够不到卡琳右手的注射器,非常难受。


        

提姆补充道:“对方力气很大,我的右臂无法挣脱。”


        

卡琳解释道:“对方能使用100%的力气,而你只能使用20%的力气。如同鳄鱼一样,虽然它的咬合力惊人,但是当成年人捏住它的嘴时,它的嘴就无法张开。”


        

刘真问卡琳:“高手?”


        

卡琳点头:“很厉害的人,这个动作需要各部位发力协调。最重要的是此人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


        

刘真问:“提姆,然后呢?”提姆案件已经转交反恐办公室办理。


        

提姆回答:“我醒来时强光照着我,我被捆绑在一张椅子上,我眯着眼睛看不见其他东西。对方没有使用变音器,我判断是男性,年纪较大。对方很有礼貌,先向我道歉,请我把几个安全屋位置全部告诉他们。我没有回答。对方说明,他希望大家可以和平把事情解决,而不是在他动用酷刑之后我再招供,同时他承诺会保证我安全。”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提姆道:“他说,即使两国交战,战俘也有义务向他的敌人说明自己的身份和番号。再说根据ca的实验与调查,只要方法得当,没有人能真正扛过酷刑。他给我一分钟时间,一分钟时间到后,他再次询问,我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五个安全屋告诉了他。”


        

提姆:“他对我的合作表示满意。接下来的三天,我被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有一盏灯,一张床垫,一个带盖子,用油桶制作的简易马桶。”


        

提姆认为关押自己的地方是一个集装箱。每天会送三次食物,三天食物是饼干、面包和午餐肉罐头,同时还有一瓶水。送餐的人只将集装箱门拉开一缝,将食物放在门口,关闭集装箱锁上。这三天他想办法与别人交流,没有任何人理会。


        

今天早上提姆醒来,看见天花板的一根管子喷出白雾,他认为对方想灭口,本打算搏一把,怎奈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睡过去。


        

一位骑单车的女孩叫醒了提姆,提姆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裹尸袋中,只有头部在外。询问女孩后得知是雷丁郊区,借用女孩的电话联系了刀锋。


        

提姆很惭愧,在这三天时间他很配合,没有进行激烈的自救行为。他认为自己还有生存的可能,不应该激怒歹徒。刘真拥抱了一下提姆,宽慰:“你已经做的很好,你能回来就是我们最大的惊喜。”


        

没什么价值,唯一有意思是对方特别自信。从提姆描述中可以看出,歹徒有强大的信心掌控一切,包括证据和提姆可能出现的逃跑与反击行为。


        

这时两名彪形大汉进入病房,梁袭看向门口,门口制服警察站到一边。随之进来的是穿了黑色呢子大衣的菲尔,菲尔看见梁袭点点头:“我有话和提姆说。”


        

梁袭示意:“请。”


        

菲尔:“单独。”


        

“哦哦。”梁袭、刘真和卡琳一起离开。卡琳不再陪同,摸摸梁袭脸回自己工作岗位。


        

大约五分钟后菲尔一行人离开,在病房门口菲尔问刘真:“案子由反恐办公室负责?”


        

刘真态度端正:“是的将军。”


        

菲尔道:“不用浪费太多时间,他没有多少信息。”


        

“是,将军。”


        

菲尔对梁袭点下头,和下属离开。


        

刘真与梁袭重新进入病房,刘真询问:“菲尔找你什么事?”


        

提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说。”


        

梁袭问道:“是不是让你听录音?”


        

提姆犹豫,不知道怎么回答。


        

梁袭道:“综合所有信息,加之菲尔出现,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一个人。和戴维斯有密切往来的马尔上校,相信你被挟持后与你对话就是马尔上校。”


        

提姆没有辩解说明梁袭的推测对错,提姆补充道:“我不知道谁是马尔。”


        

那是,菲尔不可能告诉你对方身份,他只想知道两个声音是不是同一个人,确定是不是马尔上校。由此来看,菲尔对马尔的评价不低,否则不至于亲自到这里,只为了证明是不是马尔。可以推测马尔背后还有更多的事。


        

马尔显然盯上了戴维斯,伊莎还需要一周左右时间。在下周一首相前往苏格兰在议会上讲话之前,戴维斯暂时不会被定性为恐份。因此留给马尔的时间也还有一周。梁袭直觉马尔这伙人的作风很接近杀害约翰那伙人的作风。他率领一个有菌事合作基础的团队。团队作案,协同娴熟,下手快准狠,快速撤离,不拖泥带水。


        

可惜线索太少,梁袭无从入手。现在最大变数就是伊莎的安全屋,伊莎会因为提姆的事增调武装人员以对抗马尔可能的突袭吗?或许这是一个抓获马尔的机会,或者也是给马尔一个击毙或者救援戴维斯的机会。


        

哎呀,没错了,菲尔要介入此事。菲尔希望伊莎给马尔机会,这样马尔才可能攻击伊莎所在的安全屋,才可能被捕获。以昨晚的陷阱来说,马尔非常狡猾,你不给他机会他是不会出手的,这和梁袭认识的普通罪犯有很大区别。大多数罪犯是机会主义者,当发现一个难得的机会时,他们可能也考虑过是个陷阱,但他们在半信半疑的态度下,是不会放过一个好机会。


        

刘真问梁袭:“有什么具体想法吗?”


        

梁袭摇头:“菲尔出面说明案件脱离了我这个小侦探可以触及的范畴。不过作为侦探,我认为可以深入调查一下提姆绑架案。”


        

刘真:“哦?”刀锋已经全面调查过提姆被绑架的公寓楼,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


        

梁袭道:“提姆被跟踪,从刀锋一路被跟踪到自己的公寓。”


        

提姆反对:“我熟悉汽车跟踪,我可以确定没有汽车跟踪我。我们的基地停车位有电子检测设备,我的汽车不可能被安装定位系统。”


        

梁袭道:“如果你没有被跟踪,说明你回公寓时,公寓附近一定有他们的眼线。这是一个团队配合绑架,有人通知你回家了,有人在七楼准备埋伏你,有人已经准备好撤离车辆。团队配合中讲究信息充足,必然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到公寓,要么是跟踪你,要么在你必经之地盯梢你。”


        

梁袭道:“我之前推测你被绑架的过程是:你在7楼过道被袭击,运输到2楼,2楼有一套公寓没有住户。他们将你从2楼扔下去,自己也从2楼跳下去。公寓的后门因为安全原因被封锁,监控中始终没有找到他们的影像。”


        

刘真提出疑问:“那他们最少要进入公寓,怎么进入公寓?”


        

梁袭道:“不要着急,我这个的推测有一个漏洞。提姆70公斤,扛着他下楼很累的。扔到1楼又怎么保证提姆不会死呢?这不是漏洞,漏洞在他们怎么知道二楼有一套房子没有住户呢?从今天凌晨的信息与提姆被绑架过程来看,我认为他们有菌事背景,协同合作能力极强。同时有一个缺点,他们做事大开大合,不喜欢太复杂的计划。”


        

梁袭解释道:“我之前想的太复杂。或许事情很简单直接。歹徒开车进入公寓,走楼梯到达七楼埋伏,提姆到达公寓,他们的眼线汇报之后,袭击者做好准备,绑架了提姆。接着他们扛提姆走楼梯到地下停车场,开车离开。”


        

提姆道:“我所住公寓停车场系统没有联网,每户住户只有一个车位,也必然有一个车位。外来车辆无法进入地下停车场。卡口有拍摄到外来车辆吗?”


        

梁袭道:“首先:他们盯上你了,因为你是除伊莎之外知道所有备用安全屋准确地点的人,除非你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提姆忙道:“没有,除了伊莎和歹徒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梁袭道:“他们不是在你下班后跟踪你,或者在你下班后才进入你的公寓。他们提早了几个小时到达你公寓,进入你的家,翻阅了你的信息,在没有成果之后,才决定袭击下班的你。”


        

提姆:“我说了,外来车辆不能进入。”


        

梁袭道:“能,只要打开卡口边的电箱,按下里面一个按钮就可以抬杆。而且大部分无人且不收费的抬杆卡口的电箱大部分没有上锁。因为有些服务车辆经常要通过,垃圾转运车、扫地车等。我原来住的公寓地下停车场设置有垃圾桶,垃圾转运车到了杆前停车,司机下车把盖子打开按下去就能自动抬杆。我想他们应该知道这一点。”


        

梁袭道:“而且我相信他们车辆一定是套牌或者假牌,甚至可能是临时盗窃的车辆,不在乎被摄像头拍下,甚至不在乎被我们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没有发现他们怎么绑架你,就认为他们故意掩人耳目。現在来看,我只是比较笨,没有想到其他的可能。”梁袭在基础事實上開脑洞,却没有站立在歹徒角度上开脑洞。


        

刘真站起来,道:“闲也闲,去看看。提姆,你好好休息,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提姆点头:“我也是。”


        

……


        

公寓停车场卡口前,刘真很容易拿下了一边电箱的盖子,并且成功让停车杆抬起,但刘真并不满意:“他们总该戴手套吧?”


        

“是个贼都知道。”


        

刘真问:“那他们会留下什么证据?”


        

梁袭:“我也不知道,希望他们会犯错。”


        

录像中,提姆被绑架当天凌晨2点30分左右,一辆非公寓车牌汽车停在停车杆前。录像中勉强可以看见有人下车,不一會汽车通过了卡口。当天9点30分,伊莎联系提姆无果,让人去找提姆,朱丽叶和萨兰9点50分到达公寓,那辆非公寓住户汽车在9点53分离开地下停车场。大意的梁袭当时只查看到9点30分的录像。


        

这里有个小矛盾,梁袭之前认为对方行为大开大合,那为什么会在绑架成功后不马上离开呢?为什么留在公寓内呢?


        

梁袭道:“我们去提姆家好好看看。”歹徒在提姆上班时搜查提姆家,未找到有用的东西。绑架了提姆之后,他们利用提姆开锁。或者是指纹保险柜,或者是提姆的手机,他们希望能间接获得信息。原本他们有很多时间,但伊莎忘记提姆上夜班,电话联系未果,导致朱丽叶和萨兰来见提姆。因此他们只能带上提姆离开。


        

提姆因为住的是公寓,没有设置安保系统,门锁也很拉跨,刘真拿了发卡掰直后捅几下打开。回头看梁袭拿手机偷偷的摄影,刘真气笑:“就你这淘气劲迟早会被卡琳打死。”


 新书推荐: 捕星之执宰星河 清新系神豪 冬日不曾有暖阳 向往:我成了全民公敌 绝世强龙 娱乐:我捐千亿被曝光,全民泪崩 从融合手机开始的进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