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葬唐孤王 > 第六十七章  泸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宽,前几日,你跟我说的长安城帮会差不多有十万之众,你这两天好好给我想一想,看看哪些帮会能收为己用的。”思量半天之下,李炎最后把目光瞄向了那些帮会。


        

西川的兵马太少了。


        

几万之众,想要防备吐蕃国以及南诏国,又要时不时的平一平西川各地的乱事,这点兵马着实有些捉襟见肘了。


        

而长安城的帮会有近十万之众,这还不包括番邦人的。


        

如果包括那些番邦人的,估计有可能达到十二万也有可能。


        

时宽见李炎最终还是把目光放在了帮会上,心情很是不理解,“殿下,此事我觉得你还是多多考虑一番,毕竟那些人不可靠,真要出了事,他们跑得比谁都快。”


        

“你放心吧,这事我心里有数。咱们到西川,可用之人也只有数百不到千人。西川各军的将领,我们也不熟悉,更是不知道其内具体的情况。西川平安,那一切都还好说,可要是真有乱事了,那咱们可就得随时要跑路了。”李炎知道时宽不理解,只得把当下的情况好好向他解释一番。


        

时宽听后,心中虽依然还是有些不相信帮会的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殿下,那我一会去整理整理,看看哪些帮会的人能供殿下驱使。”


        

“时宽啊,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不要仅局限于西川知道吗。帮会的人虽说非兵卒,但真要是训练好了,比起正式的兵卒来,那绝对是一员好兵的。”李炎见时宽脸上挂着一些担心,轻声笑着说道。


        

随着李炎的话一出后,时宽立马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来殿下的目标,绝对不止是节度使之职,一定是那个位置,一定是!’ 首发尽在www.9biqu。com


        

时宽从甲板上下来,心中多了些莫名的激动,看谁都感觉顺眼的很。


        

李炎的目标是不是那个位置,他可不能说。


        

因为他知道,十年后,那个位置,依着正常的历史进程而言,必然是他李炎坐上去的。


        

哪怕就算是不依着正常的历史进程走的话,那个位置他李炎也要坐上去。


        

为此。


        

李炎特意把王淑等女人留在长安,更是向着王淑交待了一些事情,让王淑在长安的时段里,多多与几个宦官亲近亲近。


        

而这其中,就有着仇士良这个宦官。


        

论狠。


        

仇士良比起王守澄来那更甚。


        

王守澄想要弄点事情,那还得借个名头。


        

可仇士良不一样,他可是专横跋扈,无恶不作。


        

哪怕此时的仇士良只是五坊使,专门管着宫苑的雕、鹘、鹞、鹰、狗五坊,以供宫中贵人玩耍。


        

论权力,虽说比不得王守澄,可更是能在宫中随意行走,而且还能搭上所有的宫中贵人。


        

船一路顺水南下。


        

经十余日后。


        

李炎一行人抵达渝州,也就是现在的重庆。


        

一抵达渝州,时宽就依着李炎的交待放话了,“依殿下令,在渝州停五日,五日后再出发。”


        

李炎想要休息,无人敢拦。


        

哪怕就是随行的高天德,他也不敢再多言了。


        

一路上。


        

高天德已经被打了两次了,如他再敢多言,估计这第三次打,可就不是鼻青脸肿这么轻的了,而是头破血流了。


        

论这货的找事能力,那真叫一个欠字了得。


        

从大散关再次出发。


        

这才十来天的时间里,他高天德就被李炎让人打了两次,可见他高天德的嘴,真够欠的。


        

要不是因为需要他到成都府宣读圣旨,李炎早就把这货给扔进嘉陵水喂鱼虾了,哪里会让他在自己跟前叫嚣。


        

李炎在渝州停五日,说来也是为了等消息。


        

因为渝州离着泸州已经很近了,也只有将将三百里的水路。


        

即便是船只逆行,三百里的水路,那也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能抵达。


        

为此。


        

李炎在渝州停五日,一来是为了消息,二来也是开始要做准备了。


        

这不。


        

当李炎一行人在渝州驿馆第二天之时,就已经有消息传来了。


        

“殿下,马都让人传话来说,泸州那边北司的人已经要弄一场大的了,看情况,他们是要在水道上下手。殿下,我们该如何应对?”时宽从外头回来,向着李炎回报。


        

李炎一听王守澄要在水道上下手,心里喜的很。


        

‘好啊,我还以为你要在陆地上动手呢,看来正中本王之怀啊。王守澄啊王守澄,你怕是不知道,我的金手指遇水则强吧。即然你敢在水道上下手,那我可就有施展的机会了。’


        

李炎心里高兴的很。


        

金手指一直以来就没有动用过,而今终于是可以用上一回了,也好验证一下自己那金手指的最强能力来。


        

心中高兴的李炎看向时宽,“时宽,一会你交待下去,本王的船要走在最前面,要彰显本王的名头。另外,把这话透露给高天德知道,让这家伙高兴高兴。咱们打了人家两次,怎么着也要让人家喜上一回嘛。”


        

“殿下,不可。殿下的船只要是行在船队最前,北司的人必然会第一时间对殿下下手的。”时宽一听李炎的话,立马反对道。


        

李炎拍了拍时宽的肩膀,投去一个宽慰的眼神,“你放心吧,我可不会拿我的小命当试金石。待我们一抵达泸州后,你就知道本王为什么要这么安排了。去吧,听令行事。”


        

李炎一说听令行事,时宽就只得闭嘴了。


        

这是时宽等人接受李炎的训练之下,最能体会的一句话。


        

几日后。


        

队伍再次出发。


        

而李炎的船只,还真就开始打了头,行在船队的最前端。


        

这让船队中间,一艘船只甲板上的高天德,望着远处打头的船只后,兴奋连连,“李炎,待到了泸州,你就知道咱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了。别以为你是一个亲王,咱家就不敢动你。到了泸州,你李炎是亲王,咱家就是阎王。”


        

船只行走的不慢。


        

三百里的水路,仅用了七天就已是抵达了离泸州城五十里外了。


        

而此时的头船上,李炎看着天色将黑,两眼望着几里之外。


        

两三里之外,就是北司的人所要谋害李炎的所在了。


        

但李炎却是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满眼都是兴奋,以及嗜血的神情。


 新书推荐: 三国之开局跟曹操拜把子 宰执北宋 皇明皇太孙 从月亮飞来个苏东坡 军旅生涯从特种兵开始 再见,达瓦里希! 大唐第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