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废土恋爱游戏 > 65. 又是一个阴间的攻略目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人相互对视着,气氛此刻宛若充斥着汽油味的炸药仓库,只要一颗火星就会发生大爆炸...物理意义上的。


        

白狐头上的一对耳朵微微抽动,手中的匕首泛着森寒的光芒。


        

“你怎么知道我的住所?”沉闷的女声从防毒面罩下传出,白狐语气烦躁地抛出了她的疑问:“难道是平台把我的信息卖了?”


        

陈熵耸耸肩,将撬棍杵在地上:


        

“不,我并没有买过你的信息,只是恰巧知道你住在这里。我要为你带来一份委托,以及一份让你意想不到的报酬~”


        

陈熵的话听得这位爆破狂杀手一愣一愣的。她思考片刻后,问道:“那你的委托是什么?报酬是什么?”


        

“你和我组队参加三个月后的大擂台赛,并且拿到冠军。”陈熵笑着道:“至于报酬…根据小道消息,这期比赛的冠军奖品里面有一盒「基因修补剂」,这对你来说是个好东西吧?”


        

“等一下!等一下...”


        

陈熵的话彻底把这位刺客说懵了。她用力抓了抓头发,一对狐耳疯狂乱晃,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捋清思路:


        

“你说,你要我和你一起去参加比赛...报酬就是比赛的冠军奖品,然后奖品是「基因修补剂」?”


        

“是啊,有问题吗?”陈熵歪着脑袋反问。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啊烦死了烦死了!问题大了啊!”白狐似乎是那种一思考就会头脑过载的类型,语气变得烦躁不堪:


        

“如果能拿到「基因修补剂」,就算是那个死亡率很高的大擂台赛我也会去参加!但你为什么会知道大擂台赛的冠军奖品是什么?官方不是要等到决赛的时候才公布吗?而且…怎么会知道我需要那玩意?”


        

面对这一连串的疑问,陈熵捏了捏下巴,颇为余裕地笑道:“我当然什么都知道~我还知道你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再不用药物进行治疗的话,你就会彻底疯掉。”


        

一旁的老猎人看着谜语人与狂躁症的相互对白,不禁露出“我到底是来干嘛”的表情。


        

“啊啊啊你这莫名其妙的小鬼!”忽然间,白狐的脑袋上突然冒出一团白烟,整个人崩溃地发癫起来:


        

“你到底为什么能找到我的住址,还能一脸平淡地把我的个人秘密说出来?!...你一定是工厂的人吧!你是要抓我回去吧!果然还是把你这可疑的家伙炸死比较好!”


        

见此情形,陈熵眉头一皱,不禁退到老猎人身后:“她的脑子过载了,好像还是要打架。”


        

老猎人一脸无语地看向陈熵,低声问道:“你到底是来这里干啥的?”


        

“委托她和我一起去打大擂台赛啊!”陈熵拍腿道。


        

“那你为什么突然就要和她打起来了?”老猎人问。


        

“那就和她打一架呗!这里是地下街区,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陈熵一本正经地点起了头,仿佛认为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你这小子...”老猎人顿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说到爆破客“白狐”这个角色,陈熵算是记忆比较深的。


        

在原本的游戏中,白狐会在中期作为某个支线讨伐任务的Boss出现。


        

这个理智几乎为零的疯女人会对她见到的每一个活物投掷炸弹,成为堪比梦魇般的连环爆破狂。


        

而玩家在接到警方发布的赏金委托后击败或逮捕这个Boss,即算完成任务。


        

不过或许很少有人知道,白狐虽然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爆破狂,但她一生却只能用悲剧来形容。


        

如果说楚剑莱的悲剧是有人把他家的茅坑点燃,沼气爆炸直接把他全家炸死;那么白狐的悲剧就是有人把她丢进化粪池里一直浸泡,如同温水煮青蛙般持续不断地折磨她。


        

好吧,如果您正在吃饭的话,我表示非常抱歉。我由衷地希望您以后能安心吃饭,不要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


        

那么我们回归正题...在设定中,“白狐”原本是个受到辐射影响的轻度变异人,她头上的那对兽耳就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像她这种生活在贫民地带的穷人,很大概率会被财阀或者研究组织骗去做人体实验。


        

财阀或许会许诺他们一笔巨大的报酬,亦或者赐予他们一顿丰盛的饭菜。而这些风餐露宿,饱经苦难的穷人们只要稍微尝到点甜头,就会感激涕零地被财阀带到某座没有运营执照的私人工厂,进行惨无人道的生化武器实验。


        

在那场代号为“炸弹人特工”的人体武器实验中,白狐作为仅存的实验体活了下来。


        

她不记得自己是被如何虐待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逃出工厂的。她只知道,自己获得了两项能力:


        

不死之身的能力和让身体发生爆炸的能力。


        

和楚剑莱一样,她的身体会在受伤后快速再生。但与此同时,她的身体无时无刻都会发生爆炸。


        

也就是说,她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每时每刻都处于爆炸和修复的交替状态,毁灭周围的一切,同时也会毁灭自己。


        

这种痛苦是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出来的,宛若身处酷刑地狱的绝望之痛。


        

逃出工厂的前三年,她只能在沙漠里翻滚挣扎,连保持理智都是奢望。


        

她身上的血肉炸开又愈合,路过的沙地都被炸出了一片又一片的坑洼,宛若一颗永远不会停止的人形自走炸弹。


        

逃出工厂的第四年,她终于能够强忍着痛苦站起来。尽管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无时无刻都在传递着痛苦的信息,但她的心灵已经逐渐麻木了。她杀不死自己,只能努力寻找缓解自身痛苦的办法。


        

逃出工厂的第六年,在沙漠游荡了许久的她逐渐开始适应这种痛苦。全身肌肉常年在爆炸的痛苦中高度紧绷,变得比常人更加结实,反射神经也变得比常人更加敏感。


        

与此同时,她遇到了一位铸甲师。那个铸甲师遭到她的威胁后,不得不按照她的身体状况,用能够阻挡爆炸的软纤维材质做了一套战斗紧身衣。


        

穿上这套紧身衣后,白狐终于不用再面对“走到哪里炸到哪里”的窘境,从体内迸发而出的爆炸会被贴合皮肤的纤维材质完全吸收。只要不脱下这件衣服,她就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多亏了这件装备,让她能够以正常人的身份进入夜枢城。可对她本人来说,每时每刻都会传来的炸裂痛楚却从未消失过,她的心智也在一直遭受折磨。


        

她变得难以认真思考,很容易就变得烦躁,遇事不绝就想要炸掉点什么。


        

尽管她在别人的引荐下成为了一名职业刺客,但她从来都无法收敛自己的狂暴情绪,一旦生气起来连委托人都炸。


        

直到今年,她偶然听说辐射鸟公司生产过一款名为「基因修补剂」的药剂,号称可以治愈一切基因类型的疾病,包括癌症和重度辐射变异。据说这种药剂可以治好她的身体状况,但仅一瓶药剂的价格就抵得上她几十年的收入。


        

更加难堪的是,随着她“爆炸狂”的恶名在刺客圈子里越传越广,她能接到的单子越来越少,快要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只能在地下街区随便找个废弃工厂凑合着住。


        

结果现在突然跑出来一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小屁孩,信誓旦旦地告诉她自己可以帮她搞到梦寐以求的基因修补剂?


        

一时间,白狐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任这个信口开河的小屁孩。


        

她只知道,自己的脑子又快转不过来了,仿佛思考所带来的热量都会让大脑如同炸弹般迸裂。


        

既然如此,那就来打一架吧!把眼前的一切都炸掉,这样大脑就清醒了!


        

白狐的面罩底下发出了沉闷而疯狂的笑声,她握着匕首朝这两位客人飞速袭来!


        

“来了来了~咱们先把她打趴在地,再好好和她谈合作的事宜。”陈熵从背包里掏出拼装式的轻弩,对一旁的老猎人吩咐道。


        

老猎人紧握着手中的匕首一言不发,眼神仿佛在看一头游荡在荒原中的凶猛怪物。


 新书推荐: 妖孽小神医 重生之修仙归来 都市修真邪帝 女总裁的护花狂兵 桃源小医神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 与你一诺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