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温柔玫瑰[娱乐圈] > 吴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今出身很差,他这是跟于然比较来说的。


        

他第一回见于然,在嘈杂的酒吧里,那个出尘的少年穿着亚麻质感长袖的白衬衫,他腰线高些,所以更显得腿长。


        

那是一双跳过舞的腿。


        

笔直、修长,皮鞋都擦得锃亮。


        

气质也出众,一股子古典味儿。


        

“吴哥,今儿他替小林。”


        

“键盘?”


        

“吴哥,你记错了,小林弹贝斯的。”


        

吴今酒杯差点掉了。


        

他自动把于然这样的归入优雅的钢琴王子队列——主要是确实挺有王子的感觉的。


        

真上了台,于然这个十八岁的舞蹈系大一生,却能弹出一股血腥味。声音也低沉,一开麦,整个酒吧的女人都疯了。 首发尽在www.9biqu。com


        

吴今都忍不住过去跟了唱了一首。


        

那时候于然走之前,还会带着温和的微笑,和他握手,乖乖地叫他“吴哥”。


        

吴今受用啊,他老家有个弟弟,学习挺好的,白白嫩嫩,跟于然一个样,他真把于然当弟弟疼。


        

直到于然打架,打得满头的血还敢接着抡板凳的时候,吴今就知道于然这小子绝对不只是表面那么老好人。


        

他俩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烟,于然掏出一包美国烟递过去,吴今不禁道:“可以啊。”


        

他俩这一厮混,竟然混成了个男团。


        

于然洁身自好,康瑛来者不拒。他俩各处于一种极端。


        

林啸他们也是时不时有过一段,有的长,有的短。


        

吴今也有,吴今二十五那年结过婚。


        

只有于然知道这件事。


        

吴今老家没了爸妈,那姑娘也没啥依靠的样子,他俩结婚只找了于然。


        

于然做证婚人和司仪,还陪着喝酒,忙了一晚上。


        

吴今喝多了,跟于然说,活了二十多年,就想现在,立刻和她过完一辈子。


        

那个女孩儿个头挺小的,长得可爱,但也就是普通的脸,还有点蔫蔫的。


        

于然虽然经常嫌弃吴今,但是不得不说,吴今长得很帅。就是男人的帅,没有任何的女气,眉毛也重,经常梳着大背头,额头也饱满,眉眼有些少数民族的深邃感。


        

吴今配她,绰绰有余。


        

后来于然才知道,他俩没领证。他没问为啥,因为那个小婚礼结束后不过一个月,女孩儿就病死了。


        

于然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吴今还是如常没心没肺,跟于然混在一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比于然还要大三岁,可于然没看过他找过别人。


        

在感情这方面,吴今可能过完了一辈子。


        

于然对感情很淡泊,最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个,他还得等,等人家长大看看选不选他,不选了再说。


        

于然二十八才迎来情窦初开,跟吴今提起来,吴今差点笑翻过去。


        

笑完了之后,自己心里又返出来一点点苦味。


        

《tomorrow》开播,吴今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张玲歌的练习生。


        

身材娇小,脸蛋精致可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漂亮,胳膊他一手掌就能握住。


        

吴今看了两秒,张玲歌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少女笑起来,有甜甜的小酒窝。


        

眼睛是盈盈的星光。


        

可爱啊。十八岁,多好的年纪。


        

吴今想了想自己的岁数,叹了口气。


        

他又审核到那个叫时薇的丫头,一看她跟于然两人的眼神交流,就明白了大半。


        

吴今更多的是陪着于然,给他打掩护,跟初中躲厕所抽烟那会儿在外面放风的似的。


        

“你搞对象非得拉着我下水。”吴今吃不下狗粮,忍不住抱怨,“你手段通天,干嘛找我?”


        

“因为你顺手。”


        

吴今一巴掌过去,打在于然后背上,却没用力。


        

“其实不是。”于然托着腮,“我信你。还有,好好认识一下我们时薇,她以后,会做的比我好。”


        

“酸的要死。别因为她是你对象你就吹,我看队里还有不少不错的呢,你怎么知道最后赢得是她?”


        

于然有些玩味:“你说谁?张玲歌?可爱有余,实力和薇薇差这么多,你瞎了?”


        

“????”一巴掌过去,“好歹也是小姑娘,你嘴下留德。”


        

于然道:“只跟你说罢了。”


        

吴今那天莫名同情张玲歌,去上课的时候,看到小姑娘窝在角落往膝盖上贴了块伤药贴,索性就去关心一下,“没事吧?”


        

张玲歌受宠若惊,把手机赶紧扣下去。


        

“弄什么呢?”吴今知道自己不该问,但是有些忍不住。


        

毕竟受伤了还对着手机傻笑,看什么真的没准。


        

“您真想知道?”


        

“你说说。”


        

“我在老福特看尽燃呢。”小姑娘嘿嘿笑,一边一个小酒窝。


        

吴今一个老年人一头雾水,出门碰上于然,还问他:“啥是老福特,啥叫尽燃?”


        

另一个老年人于然:“?不知道。”


        

吴今又去问时薇。


        

时薇给他看了,还贴心地搜了那个标签,搜出来的第一张图,她看到后,脸腾地红起来。


        

吴今也有些惊讶。


        

但是他脸皮厚,刚想跟时薇说点什么,时薇就怒道:“凭什么我哥哥是受,我不认!不行...我不许!”


        

“……”


        

吴今后来还研究了一下,跟于然分享链接,第二天想问问于然心得,消息一个红叹号。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张玲歌是于然和吴今的cp粉这事只有吴今知道。他后来老拿这件事逗张玲歌,张玲歌别看年纪小,比于然还禁逗,跟他打完太极还能被她绕进去一会儿,慢慢让吴今觉得,可能事情没那么简单。


        

张玲歌是一家大公司的练习生,团队解散之后成了一个元气女团的c位,成绩还不错,也因为一部青春偶像剧在大众面前刷了下脸。


        

在张玲歌慢慢往上爬的这两年,吴今每天晚上都会收到张玲歌的晚安。


        

他有时候会回,有时候就放下。


        

放任自由吧。


        

这一放,两年过去,时薇和于然公开,婚礼都办了。


        

张玲歌还是小小的,顶着可爱的小脸坐在下面,手里两朵小花,跟着音乐晃。


        

唯一不同的是,不知道这个丫头受到了什么鼓励,频频看向他这桌。


        

这里可都是老爷们,虽然帅哥多,老往这里看,对于小姑娘来说还是有些不合适的。他最不自在,喝酒都不舒服。


        

于然动用了他觉得最好的一切来哄时薇高兴,对于吴今疏于照顾。吴今头一回觉得于然这个弟弟,有他还是比没有强。他没办法,搂上林啸的肩膀,“咱俩出去抽根烟?”


        

林啸摆摆手,“自己抽去,多大了还得陪着?”


        

吴今叹一口气,找到个小角落,坐在异国的马路牙子上,掏出一支香烟。


        

他叼在嘴边的时候,火光一热,烟就点燃了。


        

“谢...”还没说完,月亮下那张小脸就亮了出来。


        

“吴老师,抽烟有害健康。”


        

吴今那只烟早被吓掉了。


        

“没跟时薇她们玩儿?”吴今觉得坐姿有些不雅,想站起来,张玲歌却坐下了。


        

她穿着蛋糕裙,小心把裙摆放在腿上,然后用手压着,腿的姿势很端庄。


        

“没呀,于老师霸占着薇薇,我们一桌人除了吃也没什么别的事做。”


        

“那就吃去。”他下意识赶人。


        

张玲歌愣了一阵,半晌过后才道:“对不住啊吴老师,打扰你了。”


        

看着暗淡下去的脸,吴今有些自责。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本想着这样张玲歌会走,但是等烟颠出来,她还是乖乖地坐在一边,低头玩手。


        

“我抽烟,先走了。”吴今难得用冷声讲话,他站起身,小丫头也想起来,高跟鞋滑了一下,下意识拉住他的手掌。


        

她的手指很凉。


        

在他掌心按出一个个小坑。


        

吴今拉住她,把她扶起来,习惯性地照顾人,弯腰拍了拍她的裙角。


        

草屑掉落,红色的鞋尖露出来,在吴今的眼皮底下,打了个滑。


        

吴今也不能眼看着她倒下去,只好拦腰捞住,张玲歌往前倾那一下,正撞在他的胸口。


        

吴今很绅士地没有触碰她的皮肤。


        

他松开手臂,摆摆手,“走了。”


        

张玲歌拉住他的黑西装的一角,“吴老师,脚崴了。”


        

她踢了踢小脚。


        

他想说糊弄谁呢,但是对上张玲歌汪着眼泪的眼睛,他有些摇摆不定了。


        

可能真的是崴了吧。


        

他让她搭着胳膊走回去,送到回酒店的车上才离开。


        

第二天就在机场看到她活蹦乱跳地跟他挥手。


        

真被骗了。


        

吴今心想。


        

手机响了一声,张玲歌的电话打过来,“吴老师,有空请你吃个饭,因为你送我,我脚都好了!”


        

“谎话连篇。”吴今沙沙的嗓音,说完就挂断电话,转头登机。


        

*


        

他收到于然的邀请去参加综艺,正好时薇睡得早,于然还没睡,他俩就找个小酒馆,坐下喝了两杯。


        

吴今手机叮的一声。


        

张玲歌:晚安。


        

于然察觉到吴今有些恍惚,轻声问:“怎么了?”


        

“你还记得张玲歌么?”


        

“怎么不记得。”


        

“她追我呢吧。”


        

于然的一口酒呛住,“小姑娘好好的追你干什么?你都多大了?”


        

吴今闻言不乐意:“时薇比你小十岁吧,你还说我?”


        

于然抿了一口酒,“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比你看着要年轻很多。”


        

吴今忍着没打他。


        

“你要是...”于然拍拍他的肩膀,“你要是喜欢,就谈谈。都是成年人,没关系。不喜欢,就...”


        

应该劝别耽搁她。


        

他想了想,其实他还是挺偏心眼的,改了话,声音温和,“今天薇薇都问你,怎么还没找个人。不然试试?”


        

吴今摆手,“好好的小姑娘,为什么给我试试。”他看着手机,“放着吧。总会放弃的。多说伤人。”


        

吴今活得久,不把年当年,他要是细想想,这是张玲歌追他的第三个年头了。


        

张玲歌放下手机,知道他在拍于然那个综艺,躺在床上,又发了一句。


        

【你们现在在哪个城市?】


        

吴今拍了一张照片过去,【欧洲一个小城,于然喜欢】


        

张玲歌越来越觉得,这么多年她不是喜欢于然这个爱豆,而是嫉妒于然。


        

【在做什么?】


        

【跟于老师喝酒。】


        

【玩得高兴鸭_(:з」∠)_】


        

【好。】


        

吴今把手机拍在桌子上,又点了一杯,跟于然喝完才晃晃悠悠地回到酒店,时薇站在门口揉着眼睛,“还以为你们得喝到后半夜。”


        

于然把外套给她披上,“怎么会,回去睡吧。”


        

“小时薇怕我把于然拐跑了吗?在门口等着?”


        

时薇笑道:“哪有,晚上还是冷,怕你们着凉。还没出门你们就回来了。”


        

她手里果然是有两件外套的。


        

吴今觉得有个女人体贴他,真的没什么不好的。


        

他回到屋内,冷冷清清,月光洒下来,他恍惚间,看到了一只红色的小鞋尖,在他面前故意滑了一跤。


        

吴今几乎是自嘲地笑了。


        

他揉了揉胸口,已经过去快十年了,时间带走一切,疼也只是淡淡的,脸也是淡淡的,回忆全都被洗刷过,成了模糊的一片剪影。


        

可是还是有痕迹。


        

扎得他难受。


        

手机叮的一声。


        

他艰难睁开眼睛。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去找你玩,我们放假啦】


        

【吴老师,好不好?】


        

【[请求][请求]】


        

【随你吧。】


        

吴今捏捏眉心,手机丢到一边,随便抓了抓头发,穿着衣服睡到天亮,被风吹得头晕脑胀。


        

他和于然告别,回到酒店。


        

怎么就头一热答应了?


        

张玲歌来的时候穿着白色的蕾丝裙,耳朵上两只蓝色的海豚,棕色的卷发上别了好几颗星星。


        

吴今来接她,张玲歌跑到他的手边,小背包上还有毛茸茸的小兔子。


        

“我以为你已经走啦。”


        

“还没有。”吴今确实有些工作要收尾,所以没急着离开。


        

“我没来过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吴今想了想,“也就是看大海吧,哪能有什么好玩的,看着安静罢了,还不如家里的土山坡。”


        

张玲歌听了也不觉得扫兴,笑容都没淡过,“那你住在哪?我去订一间,回来请你吃饭。”


        

吴今失笑:“你请我吃饭做什么?”


        

“因为...”张玲歌在他身后,顿了一会儿才道,“喜欢吴老师呗。”


        

她的目光落在吴今的脸上。


        

吴今面色不改,他道:“别闹。”


        

“那我不闹。”张玲歌四下张望,“那于老师他们呢,先走了?”


        

“嗯,他们拍下一期。”吴今摸摸鼻子,“一会儿到酒店,我也出门,你自己玩去,注意安全。”


        

张玲歌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失落,很快就被甜甜的笑容取代了,“好嘞!”


        

吴今忙完工作就径直去了楼下酒吧。


        

张玲歌也在,因为长得太小,没给酒喝。张玲歌掏出自己的护照,指了指出生年月,他们这才信了,给她倒了一杯鸡尾酒。


        

都被吴今落在眼里。


        

他坐到一边,“不怕被拍着?公司也让?”


        

“没事的。我要转行做演员了。”


        

“不做女团了?”


        

“公司也不管,合约到期还是会解散的。”张玲歌晃晃酒杯,轻声感慨,“没办法呀。”


        

她的卷发梳了一个低马尾,现在懒懒地靠在她的后背上,她的牛仔外套放在一边,里面是个露背的淡紫色的长裙。


        

跟个小牵牛花似的。


        

吴今话意外的少了,他安静地喝酒,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旁边响起来软糯地一声:“再来一杯。”


        

他侧脸过去,张玲歌的小脸红扑扑的,看样子是醉了。


        

他摆摆手,想把她拉起来,让保安有些警惕。


        

“监护人。”吴今用蹩脚的英文解释。


        

张玲歌拿起外套,甩开他的手,“我可以走。”


        

吴今只好跟在她身后。


        

五步距离,不远不近。


        

张玲歌停住脚,转身回去,走了五步,停在他身前,她的头轻轻贴上吴今的胸口,他比于然还要高一些,张玲歌本就小,也只能到他的胸口。


        

她蹭了蹭,吴今想拉开她,张玲歌一个甩手,把他的手打掉了。


        

“吴老师...”


        

“嗯?”


        

“你抱的起来我吗?”


        

吴今道:“抱得起来。”


        

“我不信,听说人到中年,哪都不行。”


        

吴今就把她举起来,证明道:“这回行了吧?”


        

张玲歌没关心他的辩证,被他抱得高高的,低头看着他,眼睛包着水,嘴唇也包着水。


        

吴今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


        

他也喝了酒,把她放低一点,含住了她的唇瓣。然后是抵在墙上的强势亲吻,他可不跟于然一样温柔,一股蛮力,唇齿并用,把小姑娘咬破了皮。


        

血味弥漫,他舔下那块裂痕,又吸了一口,把血都吮了出来。


        

“找日呢?”他捏着她的下巴,“巴巴地过来找我,还喝那么多酒?”


        

张玲歌听后就哭了。


        

她跑出小巷,第二天就飞回北市,头也不回。


        

三年,那晚没有晚安。


        

那晚没有,以后也没有。


        

吴今照常工作,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他没什么涵养,说话也不好听,就闷头做音乐,比于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不怎么喜欢应酬,他酒量好不代表喜欢被人灌酒。


        

这回是不能推的,他过去后,好巧不巧,张玲歌也在。


        

她安静沉稳,小酒窝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看到吴今,若隐若现一阵,又回归平静。


        

吴今莫名地心烦意乱。


        

他躲到后面抽烟,烟放在嘴边,被人抽走了。


        

“抽烟有害健康。”


        

少女的声音清冽,吴今抬头,笑了笑。


        

“吴老师。”


        

“嗯?”


        

“你挺招人讨厌的。”张玲歌淡淡道。


        

吴今道:“我知道。”


        

“那我喜欢一个让人讨厌的人,我是不是有病?”


        

吴今张张嘴,还是道:“是他不配。”


        

吴今走了,晚会结束,没再说一句话。


        

张玲歌看着他的背影,想着最后一次,还是迈不过去,犹犹豫豫,等吴今刚坐上车,张玲歌就把他推到里面,一屁股坐下。


        

助理傻了。


        

吴今也傻了。


        

张玲歌把房卡递过去,“这个酒店,开车。”


        

助理望向吴今,吴今太阳穴直跳,“开吧。”


        

等吴今被按在酒店的沙发上,还有些懵,“不好吧?”


        

“你把话说清楚。”


        

他俩都是聪明人,不用废话。


        

吴今叹口气,“我太老了。”


        

“废话。”


        

“…我喜欢于然。”


        

“狗屁!”张玲歌忍不住说了点粗话,“你敢说我就敢告诉时薇。”


        

“小张,来来来,坐。”吴今拍拍旁边的位置,张玲歌坐下,就听吴今说,“我原来结过婚,后来她死了。挺多年前的,...事。”


        

吴今轻轻说完。


        

空气凝结很久。


        

“然后呢?”


        

“...”吴今敲敲桌子,“我哪好了,你漂漂亮亮的年年轻轻的,非得找我这种死了老婆的,你妈没打断你的腿?”


        

“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啊,那你当然好。”


        

“叔叔劝你回头是岸。”吴今打开手机通讯录,“来来来,都是又年轻又帅的,叔叔认识,给你介绍。”


        

“你不用...”张玲歌深吸一口气,把他手机丢到垃圾桶里,“你要是不喜欢我,没必要闹闹腾腾,一把年纪这么幼稚,有事吗?”


        

吴今被说的哑口无言。


        

他在小姑娘手里认栽,说出去挺不体面的。


        

“说啊。”


        

“说什么啊?”


        

“你不喜欢我。”


        

“我...”吴今喉咙哽住了。


        

窗外一轮圆月,月光打的地上都是,像银色的河流。吴今长叹一口气。


        

“我...不喜欢你。”


        

“你放屁。”


        

“...”吴今欲哭无泪,“你还要我怎么样?”


        

“连贯的说,我才信。”


        

吴今正打草稿让自己不结巴的时候,于然的电话打过来。


        

本来就是日常问候,吴今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跑到厕所,抓着手机道:“张玲歌把我锁酒店逼我说我不喜欢她,现在的小姑娘都怎么回事?”


        

于然微微楞神。


        

片刻后才轻笑道:“哥,你动心了。”


        

于然的笑,就跟羽毛一样挠他的心。


        

“我向着你,你喜欢就去吧。”于然又尽力推了一把。


        

吴今放下手机,推开门。


        

张玲歌低着头玩手指,满脸都是难过。像是哭过了。听到吴今的动作,又赶紧整理好,望向他。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张玲歌说过,她的眼睛有些月亮的味道。


        

像是一种气质,从目光里,银色的水,缓缓流淌。


        

“张玲歌。”


        

“怎么?”


        

吴今深吸一口气,“我说不出来。”


        

张玲歌唇角松动,小酒窝显露,“你说不出来什么?”


        

吴今道:“我说不出来,因为我没有不喜欢你,你很招人喜欢。”


        

张玲歌笑道:“真的呀?”


        

吴今走到她身边,还是轻而易举地把她举了起来,放在自己怀里,“真的。这回你妈打你,我也没办法了。”


        

张玲歌嘿嘿笑着,抱住了他的脖子。


        

她贴着吴今的胸口,让他疼得有些发涩。


        

“以后我陪你。所以不要再难过了。”


        

她说得那样轻巧。但又汇成一股微甜的热流,撞得他血脉都通畅了。


        

吴今不禁搂紧了她。


        

她真的很暖和,把他都给捂热了。


        

吴今似乎听到时间在动,他拍了拍她柔软的脊背,抱满那略带甜味儿的青涩。


        

——全文完——


 新书推荐: 妖孽小神医 重生之修仙归来 都市修真邪帝 女总裁的护花狂兵 桃源小医神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 与你一诺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