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女巫:虚空卡牌 > 第七十章 有关入睡之后发生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艾莉森在旅馆里喝了点葡萄酒,无聊之际看向对面屋里的小暴君,按照刚刚的命运来看,这位只活了八岁。


        

不过四岁就晋级职业者,比‘夫项槖生七岁而为孔子师,今臣生十二岁于兹矣’的两位人物还要早智。


        

只是德性却无法与家乡的两位小前辈相比,真要让他成长为暴君,这世界的人起码得让他灭掉一半。


        

若不让我做了这件功德?


        

艾莉森心中提起了这想法,但随即便微微摇摇头,不能因其未来可能所犯错误而杀人,若爱德华真让他转职了暴君职业,那时候再杀也不迟。


        

她又喝了几瓶葡萄酒,最后放下喝空的酒瓶,看着天黑的窗外,在隔壁找了个房间,随即一觉睡去。


        

此时的拉契得伯爵城堡,一群观礼大臣正在他的一层议事大厅停留,他们一边观看主教为爱德华去除污染,一边讨论着西蒙骑士领的事情。


        

“...占星师发现不对劲,莫克礼仪官一听,连夜就要举行开墓仪式,但还是晚了。”


        

“魔女于迷雾中走来,她长着一张狐狸脸,身上一会儿红一会儿蓝...”


        

“两位顾问团的专家死的那叫个惨啊,一个被导师忍痛踩断了脖子,另一个被勒断了脖子...”


        

“现在想想,帝国死了四个,其他使团死了八个,我们死了七个,七比十二,是我们赢了!”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本来我们可以一举扳倒大公的,结果现在连西伯利骑士的墓地都在圣光下回归了天国。”


        

“西蒙骑士都伤心的走丢了,我们离开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出来找,连个送我们的都没有...”


        

拉契得看着自己派去跟团的两位家生骑士与一群宫廷骑士聊的火热,朝他们招招手,两人立马笑着脸跑了过去,随即就看到拉契得伯爵挥起了手臂。


        

“啪~啪~”X10


        

拉契得颇有节奏的扇了他们二十个耳光,直到打掉了牙脸肿了起来才问道,“所以你们过去一趟遇到了一只红蓝狐狸,然后就把英雄永久弄没了?”


        

“呜~呜~”两个骑士含着眼泪,呜呜的答应着。


        

大厅里的人为之一静,伯爵看着是在扇封臣,实际上却是在打他们的脸,在埋怨他们把事情办砸了。


        

但对方是实权伯爵,又是在他的领地上,这些王都来的还没有资格跟他硬气,于是纷纷都把目光看向了宫廷礼仪官。


        

“拉契得伯爵,我们虽然失败了,但你那边不也没找到女巫吗?”


        

一直垂着头的莫克在万众瞩目下抬起头来,用眼皮抹哒着拉契得,“斥候在城内被人杀死了,距离伯爵领不足十里,也是够可笑的。”


        

“哼,谁说没找到的?”拉契得轻蔑的看着那些宫廷使团的人,“我分配了二十个斥候,都有各自固定的探索位置,斥候在返回的途中遇害,说明那女巫就在他探索的范围里。”


        

“二十人负责你的下属领地,那范围也够大的了。”莫克闻言眉头一皱,但还是辩解道。


        

伯爵懒得说什么,他挥手让骑士送上一件被火烤焦了的血衣,随即露出了一块上面缝着的特殊布料,就见那上面画着一堆符号。


        

“他负责的那些地方,每过一处都会做上记号,有问题的没问题的,确定的。”


        

拉契得展示完衣服,皱着眉头看向棚顶,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城防军的办事效率太差,没抓到杀手,尸体送回来的也晚,否则今天我就能派人过去把女巫抓回来,成为指认大公的有力证据。”


        

“所以说王都来的诸位,我真的是为你们的能力有些担忧。”


        

伯爵话一说完,所有人的脸都变得难看起来,莫克更是不由的攥紧拳头,但却又没办法反驳。


        

“咳咳~”


        

就在大厅陷入沉默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后面响起,众人闻声都抬头看去,结果就见主教将整只手都塞进了爱德华的嘴里,然后猛的一拽。


        

“啪嗒~”两颗眼球被他甩在了大厅的地板上,那眼球不断的跳动想要向远处逃去,结果却被一颗圣光弹打中,随即在众人的视线下飞速泯灭。


        

“我们过来也并非没有作为,而且在西蒙领郊外遇到的也不是什么红蓝狐狸。”


        

主教走到拉契得面前,一脸严肃的注视着有些发毛的伯爵,“那是带着狐狸面具,能够释放昏睡迷雾,穿着红色斗篷和扭曲人认知的蓝色魔衣,能够御驾抵挡三次神威的魔虫的魔女,试问伯爵先生,您的城堡能抵挡我几次神威,又或者那魔女在拉契得伯爵领肆虐的时候,您的军队和顾问团可以挡住她?!”


        

“别激动,别激动。”感受着主教的愤怒,拉契得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主教一脸讪笑,“对于您能够消灭西南边陲的魔女,我拉契得代表全体领民和城市那边感谢您。”


        

“不用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创世神,要奉献。”


        

主教看着拉契得嬉皮笑脸的模样,皱着眉头走到了一旁坐下,宫廷一方看着给自己长脸的主教,立马开始了新一轮的恭维和讨论。


        

而被晾在一边的爱德华听着他们的讨论,回想起今天的遭遇,嘴角微微抽动。


        

同样无法加入话题的伯爵这个时候似乎想起了还有一位客人在这里,为了缓和身为主人却又独坐的尴尬,他看向爱德华,“亲王殿下,您今天会见埃里克大师还好吗?”


        

“你确定那个埃里克是说的今天见我吗?”爱德华抬着死鱼眼问道。


        

“当然,他亲口对我说今天您在旅馆里会得知您想知道的一切。”伯爵闻言眉头一皱,“怎么他没有去找你吗?”


        

“他...”爱德华刚想说一句他找我个腿,结果突然愣住了,得知想知道的一切,如此说来,这话也没错。


        

但是他知道我在那遇到的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吗?


        

红色披风,狐狸面具,女人。


        

没猜错的话,就是那帮宫廷使者此时正在热切讨论的魔女吧?


        

她还杀了伯爵的斥候...


        

所以你们说的魔女没有死,还可能是明天要找麻烦的那个女巫?


        

有些事我知道但是不能说。


        

这个魔女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她是...


        

此时他的闭合之眼能力已经失效,随着深思,在抄写命运时忽略的景象突然回荡在脑海里,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毛孔里有千万只眼睛想要睁开,整个人顿时站了起来。


        

“嗯?”伯爵看到爱德华心不在焉的站起身来,心里有些不快,于是提醒道,“亲王殿下,您的子爵领现在还好吗?”


        

“抱歉,我脑子有点乱,我先回去了。”


        

爱德华说着就向门外走去,伯爵见状朝门口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侍卫见状直接撞了过去,爱德华精神恍惚也没躲闪。


        

“啪~”爱德华被撞了一个跟头,送怀里掉出一个本子。


        

“哦,抱歉亲王殿下。”侍卫假装不是故意的过去搀扶,随即目光投向地上的羊皮本子,伸手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侍卫拿起来后打开了一页。


        

“别看!”爱德华猛的反手去夺,但侍卫却耻笑着手臂一扬,“抱歉亲王殿下,任何进入城堡可疑的东西我都要检查@&。”


        

侍卫最后两个字已经说的不清了,手里的本子也掉了下来,爱德华一把捡起本子飞速的后退,就见那侍卫的手已经变成蹼,整个人也变成了黑白相间,嘴像鸭子一样的东西。


        

人群中发现这一切的主教猛然看向爱德华手中的本子惊呼道,“诅咒物!”


        

“啊?”爱德华拿着手中的本子有些惊慌,“这不是,这只是...”


        

“我刚才没有细问,你之前的异变是如何感染的?”主教质问道。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问了!”爱德华突然憋不住了,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大吼道,“伟大的黑暗圣母啊,请让黑山羊幼崽在这个世界复苏吧!”


        

喊完这一切的爱德华突然感觉心里畅快了不少,但随即他就懵圈了,自己刚刚那是喊的啥?


        

貌似邪教徒才会喊的宣言吧!


        

他颤抖着身体转向主教那边,果然就见主教看着自己的脸都扭曲了。


        

“我从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骂过。”主教盯向爱德华,“高级斥候,战场观察者阁下,您是要对我发起挑战吗?”


        

“啊?”爱德华被问的一愣,“您说什么?”


        

“跟我装糊涂?”主教闻言怒气不减,“你给我翻译翻译,你最后朝我吼的@&*^O^*,¥~是什么意思?”


        

“@&*^O^*,¥~?”爱德华非常呦口学了一遍,眉头一挑,“我刚刚吼的是这个?”


        

“你再骂!”主教闻言脸色发紫,迈步就要去揍爱德华,伯爵见状连忙拉住主教,“主教阁下别这样,爱德华是我的客人,也许他是在夸你呢。”


        

“有那样朝人大吼大叫夸人的吗?”主教一把甩开伯爵,下一秒就扑了上去。


        

“乓乓乓乓~”


        

“诶呦!”


        

半晌之后,伯爵抓着自己的头发坐在椅子上,满脸的愁容。


        

“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啊!”


        

倒在地上保持防御姿势,鼻青脸肿的爱德华看着门口站着的那对黑白鸟,朝大厅里的人喊道,“我可什么都没干!”


        

而与此同时,王都郊外的某个因地面塌陷而废弃的教堂里,一群黑袍人正对着那摆在创世神祭坛位置的相框画像做跪拜模样,其中为首的那个穿白袍的正拿着一沓银行券数着,随即一拍手掌。


        

“我活了一把年纪,从来都是看到信徒捐献,然后供奉神邸,什么时候见到过神邸赐予财富的?”


        

白袍教士看着跪地的信徒,“目前看来我们抓职业者献祭是对的,普通人跟本满足不了圣女...取悦...不对...”


        

“总之有了启动资金,我们的暗之圣女教派会越来越好,那些踢我们出来的必将会后悔,还说我们供奉了不存在的东西?”


        

“啪啪。”白袍砸了砸手上的银行券,“这是什么?不存在?帝国的银行劵啊!真金白银啊兄弟们!他们说他们供奉的是真神,真神给他们钱吗?那么大威能又是伟大存在,还得信徒自食其力,格局小了!”


        

“今天圣女能感应我们的祈求,明天祂就能给我们托梦,后天祂就能降临,总有一天,我们要将暗辉圣夜踩在脚下!”


        

白袍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看着那些死气沉沉的信徒,“可惜你们看不到了。”


        

闯入荆棘花收容局分部,迎回圣女的微笑,他们是用人命堆的...


 新书推荐: 从地错开始的职业传承 斗罗:我以无穷武学打穿世界 我横推神话万族战场 万族战场:我的物品属性有亿点多 御兽世界:龙骑士的崛起 开局觉醒黑影兵团震惊校花 在忘川千年后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