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诸天从瓶山开始 > 第两百零四章婴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诸天从瓶山开始


        

……


        

就在这时。


        

原本强打精神的任婷婷只觉脑中一疼,瞬间摔倒在地。


        

她的魂魄,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直接朝远处飞去。


        

一直在关注她的徐瑞,顷刻间察觉到了异常。


        

脸色顿变。


        

“不好,是咒术。”


        

背后现出白猿纹身,闪电般追了上去。


        

被他一直放在半空中俯瞰整个任家镇的幻鸦,也紧紧盯住任婷婷的魂魄。


        

很快便看她来到镇子左边,飞入一栋不起眼的民房。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徐瑞闪电般冲了进去。


        

取出云界旗扔出,法力催动下,瞬间把整个院子笼罩在内。


        

一粒法豆飞出灵笼,落地现出李小红的身影,把百魂幡取出来交给她。


        

“你执掌云界旗和百魂幡,别让人跑了。”


        

“是。”


        

徐瑞催动玄武印,护住周身上下后,大步向前,一脚踹开了房门。


        

出乎预料,并没有什么飞剑刺针之类的陷阱。


        

宽敞的堂屋正中,摆放着一个法坛。


        

法坛正中供奉着一尊蛇首人身,背生四臂的诡异神像。


        

供桌分为三层。


        

最上一层放着两只瓦罐。


        

第二层则是五面法幡,分作赤、白、黑、青、黄五色,又分别绣着蛇、蟾蜍、蝎子、守宫和蜈蚣。


        

最后一层。


        

中间是一面高三尺的排位。


        

上书。


        

‘至上灵通神感呼应梅山大法王之尊位。’


        

排位左侧是一件不知名的兽骨,龇牙咧嘴,仿佛猿猴的头骨,两根粗大的獠牙,倍显狰狞。


        

孔洞的眼窝中,散射灵光,透着一股邪气。


        

右侧则罗列几十个形象各不相同,大小不过寸许的泥人。


        

每一层中间都放着明亮的火烛,把整个法坛照的纤毫毕现。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神色阴鸷,头发一半黑一半白的老者,盘坐在法坛前。


        

在他腰间扎着一根麻绳,左腰挂着一个皮口袋,又腰坠着一件黄铜铃铛。


        

身前放着一张矮桌。


        

上面放着一个泥人,一根银针穿透泥人的脑袋。


        

徐瑞从上面感受到了任婷婷的气息。


        

看着暴力闯进来的徐瑞,老者神色一沉。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老夫,林凤英呢,他怎么没来?”


        

“道兄不在,只有我。”


        

“这种哄骗三岁小儿的话,就别在老夫面前耍弄了。”


        

徐瑞懒得跟他费口舌,一拍腰间法袋,昆仑锤和不周锤出现在掌中。


        

他现在斗法,习惯于先用武力。


        

毕竟有洗髓点在,可以源源不绝的暴力输出,根本不用怕气血亏损。


        

但法力不一样,他现在不过初入筑基中期,法力方面跟那些筑基后期的修士差很多。


        

一旦耗尽,就需要长时间打坐炼气来恢复,对付高阶修士的时候太吃亏。


        

所以,只能关键时刻用法力,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几次对敌,效果极佳。


        

“定!”


        

自从尝试到撼魂术的妙处后,他对敌就喜欢先喊上一嗓子。


        

不过这次他失算了。


        

一道白色灵光,从老者胸口升起。


        

他的撼魂术直接被挡了下来。


        

奇招不管用,那就硬上。


        

气血爆发,昆仑锤瞬间打爆了空气,惊人的气势,再加上先前诡异的法术,让原本有些轻视的老者瞬间变了脸色。


        

连忙从矮桌上抓起几张法符一扔。


        

一层层护罩挡在身前。


        

咚!


        

仿佛闷鼓轰鸣。


        

层层护罩在昆仑锤的无滔巨力下,瞬间被被打的七零八落。


        

武道开辟‘中府穴’后,力气大增的他,催动昆仑、不周二锤的威力更强了。


        

而且频率也更高。


        

一锤还未落下,另一锤已经跟了上来。


        

狂暴的巨力,仿佛喷发的火山,带着惊人的呼啸,轰然打了过去。


        

阴鸷老者不敢怠慢,连忙从法袋中拿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白骨钵盂,法力一催,洒下重重骨白色灵光。


        

轰隆。


        

灵光震荡,闷声如雷。


        

阴鸷老者只觉一股狂暴的力量,猛地传导过来,好悬没把他震得岔了气。


        

“该死,这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武道如此惊人。”


        

念头还未落,轰,又是一锤打下。


        

咣咣咣。


        

徐瑞仿佛打铁一般,手中双锤舞动如风,疯狂的爆发着自己武道进阶后增长的力气。


        

阴鸷老者死死攥住手中白骨钵盂,只觉从上面爆发的颤动越来越强,渐渐有控制不住的架势。


        

“不能再这么被动挨打了。”


        

口中念念有词。


        

供桌上的绣着五毒的灵幡,瞬间喷薄出浓郁的五色烟雾。


        

这烟雾昏昏暗暗,眨眼间笼罩整个房间,遮蔽了视线。


        

而且烟雾中透着一股腥味,显然带有剧毒。


        

这还不算。


        

老者双手结印,猛地向内一扣。


        

“开。”


        

供奉在最上面的罐子,左边一个猛地打开,六七只背生双翅的大蜈蚣飞了出来,迅如飞电,直朝徐瑞而去。


        

大概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一直盘踞在灵笼底部的茧娘飞了出来。


        

小手一挥,一道通体玄黑,宽约三尺的灵光喷薄而出。


        

蜈蚣瞬间被喷薄的灵光捏住,直接被拉到茧娘面前。


        

小嘴巴一张,尺寸长的蜈蚣,仿佛吃面条般被她一口吞了下去。


        

紧接着,一股无形的吞吸之力弥散开来,如同长颈吸水,周围的五色毒雾,直朝她那小小的口中飞去。


        

不过片刻,便少了大半。


        

老者看在眼里,脸色顿变,尤其看到茧娘的时候,更是难以置信。


        

“筑基后期的虫母?”


        

他震撼,徐瑞可没停手。


        

双锤舞动如风,打的白骨灵光仿佛抽风般剧烈颤抖。


        

老者看在眼里,目光一定,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口中响起冗长的咒语。


        

供奉在最上面,贴满了封印符的黑色陶罐瞬间颤抖起来。


        

徐瑞看在眼里,暗暗戒备。


        

砰。


        

猛地炸开。


        

一个高不过一尺,通体青灰色,骨瘦如柴,盘膝而坐的丑陋婴孩,出现在面前。


        

圆圆的大眼睛中不是惹人怜爱的童稚,而是择人而噬的凶残。


        

在其额头烙印着一个青色的魔纹。


        

浓烈的煞气,弥漫开来。


        

看在眼里,徐瑞脸色大变。


        

“婴煞!”


        

煞。


        

是修行界令人谈之变色的至邪之物。


        

鬼怪,僵尸,在他们面前反倒变得正常了。


        

之所以如此,盖因‘煞’,并非后天灵气变化,而是先天之气生成。


        

先天之气乃是修行的根基,蕴含无穷玄妙,是一切的起始,万物的源流。


        

当它被怨气侵染,化为煞后,威力自然也强的惊人。


        

最常见的‘煞’,就是‘鬼煞’。


        

婴煞就是鬼煞的一种。


        

祭练‘婴煞’的过程也极为邪恶。


        

需要选取一个先天禀赋极深的胎儿,在他将要出生的时候杀死,结合先天之气炼为婴灵,再投入孕妇体内重新孕育,接着在它降生之前再杀死。


        

这样繁复折磨后,屡屡不得超生的婴灵会变成怨婴,怨婴本身汇聚的先天之气也越来越强。


        

等他生死至少九次后,就会化作至邪至恶的婴煞。


        

而且重复这个过程,婴煞还会越来越强。


        

所以,每一只婴煞的诞生,都是十几位,甚至更多母亲和孩子的血泪。


        

修行界不管佛道两家,还是人妖两族,无不下令,碰到敢于祭练婴煞的人妖,尽诛!


        

“乳臭未干的小子,让你尝尝贫道婴煞的厉害,去。”


        

哇。


        

凄厉的叫声震动整个房间,徐瑞顷刻间感觉三魂飘摇,七魄撼动,心中震撼莫名。


        

“好强。”


        

还未等他回过神,那婴煞已经如同闪电般扑了过来。


        

慌忙催动法力,玄武印光芒大放。


        

但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足以抵挡九品上等法剑的浑厚护罩,在婴煞面前仿佛肥皂泡,一戳就破。


        

还没等他回过神。


        

婴煞已经飞入他的识海。


        

如果换成其他人,灵魂会瞬间被婴煞吞吃。


        

但徐瑞有金手指。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


        

金手指显化。


        

“斩杀九品上等婴煞,得八洗髓点。”


        

大概因为婴煞乃是先天之气所化,所以即便是九品上等,却给了他两倍的洗髓点。


        

算上原本的二十二个,又攒到了三十个。


        

虽然得了洗髓点,但徐瑞心里却一阵阵后怕。


        

如果自己不是有金手指,这次百分之百死翘翘了。


        

这次危机,仿佛一盆兜头浇下的凉水,熄灭了他心里屡次斩杀强敌后积累的骄傲。


        

“以后千万小心,一定不能翘尾巴,苟为上计。”


        

比起他的后怕,那老者却目瞪口呆。


        

无往而不利,为他斩杀无数强敌的婴煞,就这么消失了?


        

“你你你…。”


        

“你个屁,老子宰了你。”


        

害怕转换为愤怒,徐瑞轮动大锤直接砸了上去。


        

心底召唤幻鸦。


        

原本打算作为后手,出其不意。


        

现在也不用隐藏了。


        

而且,因为震惊瞪大眼睛的老者,方寸大乱,很容易中招。


        

但出乎预料,先前挡住他撼魂术的白色灵光,再次从颈下亮起,挡住了幻鸦的幻术。


        

“灵符还是法器?”


        

徐瑞心道。


        

连续中招后,老者也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一边催动骨钵抵挡徐瑞的重锤,一边问道。


        

“小子,你到底用什么抓了我的婴煞?”


        

“滚,老子现在只想宰了你。”


        

“你我无冤无仇,何必打打杀杀?若为了任发,大可不必,我放他魂魄归体复活就是了。再说,当年可是他爹威逼,强行买去了老夫的蜻蜓点水穴。”


 新书推荐: 和过去有通电话 纪妖山海 综武大明:从斩杀官兵开始 在源能世界中觉醒全知之眼 我从蚊子开始进化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我的修仙难度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