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儒圣:读书十年,才气镇万古 > 第42章 混世魔王姜寒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姜雨初没有再下船舱。


        

她就守在哥哥的身边,脑子里却想起了往日的一些事情……是关于姜寒初的。


        

记得小时候,出身姜家大族的姜寒初,就经常晚上不回家,往往在外面和一些市井之徒到处玩闹,甚至俨然成了兴阳县一霸。


        

所以从小,姜寒初就没少挨打。


        

不过,这家伙好事坏事都做了不少,坏事自然更多。


        

比如欺负一下孤儿寡母什么的,后来都得家族中的叔伯去给他擦屁股,他还偶尔带领兴阳一些市井无赖,偷着渔夫的船进入江面上,居然胆大包天劫持往来商船,索要过路费!


        

像打架争地盘,聚众斗殴的这样的事情,更是家常便饭了,横行乡里这四个字用来形容姜寒初是最贴切的,后来有一次姜寒初和人打架吃了亏,半夜孤身一人被追赶,结果还是乡里一户只有两个老人相依为命的人家帮他藏了起来。


        

当时姜寒初一个人躲在地窖里,才想起来自己曾经偷过这老汉家的鸡,当时就觉得自己投错人家了,这老头会不会记恨自己,而带着自己的仇家过来将自己殴打一番。


        

可是许久之后,姜寒初都没有等来老汉夫妇的‘报复’,反而他偷偷的走出来,却闻到了炖汤的味道,那老汉还说着:“快点,炖好了给那小子送过去。这个姜家小子啊,确实是坏,可姜家不坏啊,他爹还是咱们一方百姓的守护神呢!你觉得,老虎能生出来狗儿子吗?我相信,以后等这小子长大了,肯定也会和他爹姜司马一样,守着咱们这一方的太平!”


        

听到这一番话,从小一直感觉自己被父亲看不起,也不被家族中人理解,更以为全世界都将他当成坏孩子的姜寒初,突然便愣住了。


        

他想起来,自己以前横行乡里的种种过分行为,结果家乡这些乡邻却能以德报怨,甚至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姜寒初变了,曾经的狐朋狗友不再来往,也开始每天不论寒冬酷暑的炼体,他的志向也不再开青楼赌坊,而是立志从军,还从一个小兵做起,靠着自己一步步不断升迁着……当然,这其中也有父亲姜尚之的一些暗中支持。


        

但其实,姜寒初也很努力了。


        

他甚至还给当初的老汉送终,后来更是将修好武艺保护乡里作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曾经的那个兴阳县混世魔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对乡里极好,也没什么心计的姜寒初。


        

后来姜寒初还带着曾经的一班兄弟,也从军了,甚至曾经他的死对头……城北帮的,也成了他的属下,而姜寒初还在乡里博到了一个侠名。


        

做为妹妹的姜雨初,她十分清楚自己哥哥的成长经历,而且眼下姜寒初还是先锋将军,驻守的也是这一条被誉为江都府第一防线的大河。


        

姜雨初自然会觉得,从姜寒初嘴里关于战死的话,并不是随口说说的。


        

所以姜雨初从那一刻开始,都顾不上自己和秦川还有没斗完的嘴了,她一直想要劝劝姜寒初,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反倒是姜寒初,对她念叨了起来:“你到了江都,回家以后,去看看你侄子,给他买些礼物啊!告诉你,这小子可是我的福星,如果不是他让我有了后,这先锋将军也轮不到我啊!你看这船上的弟兄们,都是要么家中有后,要么家里还有兄弟在的,所以咱们这个叫做先锋军,更是敢死军!将来你哥我,可是要将这阳水河里都堆满妖魔尸体的……我也和父亲说过了,这个先锋将军,我必须要做,因为等将来阳城的人撤过来以后,他们就将在我的身后,所以我不会后退半步!”


        

“所以……”


        

姜雨初忍不住声音都颤抖了,问道:“由你来防守阳水,也是……父亲的意思吗?”


        

本来还不知道的,现在姜寒初这么一说,姜雨初突然不免心中绞痛。


        

若这事是父亲安排的,那父亲是什么意思,她便再明白不过了!


        

可是,哪有这样的啊!


        

哪有父亲,赶着儿子去最危险的前线,去送死的啊?


        

姜雨初要哭了!


        

偏偏,自己哥哥是这样的性子,父亲更是……


        

“他说不过我,嘿嘿。”


        

姜寒初得意地说着:“那些大道理,以前都是他讲给我听的,现在我都还给他了。我还问他,凭什么妖魔杀过来了,别人家的孩子能上前线能去死,姜家的就不行?”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姜雨初差点崩溃了,上一次她回家的时候见到父亲,他依旧是老样子啊。


        

根本没有什么改变,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很久了,有半个月吧!不过他肯定不会在你面前表现出来,而且小妹你知道吗?二十多年了,我第一次在父亲的眼神里感觉到被他认可和赞许,其实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就是想起来,之前还以你为挡箭牌,说就算我死了,反正你这个老姑娘也嫁不出去,一样可以给他养老送终的……”


        

说到这里,姜寒初又是憨憨般的一笑:“现在,却觉得还是亲眼看到你嫁人了,找一个有成就的夫婿才好!行了,前面就到了渡口,该说的不该说的,我也都和你说了……你这丫头哭什么?我和你说这些,不是看你来给我流眼泪的,难道你还以为,你哥真会战死啊?”


        

姜雨初道:“难道不是吗?你就一根筋啊!”


        

“呵,老姑娘,哥告诉你,哥也是有本事!”


        

姜寒初得意的展示着自己的肌肉,得意地说道:“看到没,四阶巅峰,我这肌肉一硬,就是刀都砍不进来!你啊,也不用担心我,记得回到江都以后,对你侄子好一些,另外……你有空,也去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吧!”


        

“嫂子都让你逼得改嫁了,我怎么能再去看她啊?”姜雨初翻了个白眼。


        

“让你偷看,没让你真看啊!”


        

姜寒初笑了笑,等船到了渡口,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把姜雨初赶下船,带到唐鹤他们都走了,姜寒初在船上对着姜雨初高兴地挥了挥手。


        

接着,大船顺江而下,很快就消失在了夕阳的余晖之中。


 新书推荐: 和过去有通电话 纪妖山海 综武大明:从斩杀官兵开始 在源能世界中觉醒全知之眼 我从蚊子开始进化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我的修仙难度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