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美人羸弱不可欺 > 第32章 我不答应退婚(为浅笑如歌的告白气球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群人少不得竖着耳朵听梁王要说什么,更是替杜清檀可惜。


        

有这么多权贵站在萧家这边,还能怎么样呢?


        

即便现在迫于舆论,得到一笔赔偿,以后也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啊,何必!


        

却听那宦官清清嗓子,朗声说道:“梁王殿下说了,杜家五娘与萧家七郎的婚约纠纷一事,他已知晓。


        

萧家七郎锦绣前程,杜家五娘门庭凋敝,不堪为配。但世间之事,即便无缘也该好说好散,断不可仗势欺人。


        

此事为萧家不仁,理当赔偿杜家五娘。从此之后,两家不许再为此事纠缠不清,否则便是不给梁王殿下面子。”


        

“……!!!”众人大为震惊。


        

原本以为是官官相护,谁曾想竟然是梁王出面为杜家撑腰!


        

这是咋回事?


        

闹不明白了。 看小说上www,9biqu.com


        

包括杨承、崔誉在内,都好奇地看向杜清檀,本以为是走投无路、以卵击石、玉石俱焚,没想到是早有准备,一环扣一环。


        

也不知杜家这是走了谁的门路,竟然能得梁王襄助!


        

梁王是女皇爱侄,有他襄助,怀王府侍读这个名分带来的影响便可忽略不计了。


        

所以啊,门阀世家之所以能够屹立百年不倒,正是因为其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不可小瞧。


        

萧让夫妇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一个怨恨妻子不贤,给家门招祸。


        

一个后悔行事不周,害了自家儿子。


        

“萧侍郎为何不说话?”宦官微笑着,轻言慢语:“是觉着梁王殿下错怪了你吗?”


        

梁王深得宠信,如日中天,萧让哪里敢去得罪?当即忍辱含羞,低头行礼:“下官听从殿下安排。”


        

宦官满意地笑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谁行事还没个差错呢?萧侍郎打算赔偿杜家五娘多少钱呢?”


        

萧让想到武鹏举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巧合,又想到这人之前提出的两百金的赔偿额度,便觉着怕是梁王的意思。


        

两百金,他当然拿得出来,但这么屈辱地拿出去,他还真不愿意。


        

于是咬着牙,试探着砍半:“一百金如何?”


        

宦官就问杜清檀:“杜家五娘,你意下如何?”


        

身为坚贞不屈的淑女,杜清檀哪里能在这种时候和人谈钱呢?


        

所以她理所当然地晕倒了。


        

朱大郎理所当然地站出来接了这事儿:“钱财事小,正义事大。我等听从梁王殿下安排。”


        

宦官非常满意,便要萧让立刻把钱拿出来,当面交割清楚。


        

萧让咬着牙,命人取了金子,送交给朱大郎,再接了婚书,准备就此解除婚约。


        

眼看尘埃落定,杜清檀轻轻吁出一口气,默默盘算拿到这笔赔偿金后,该怎么答谢相关人等。


        

不想突然一声尖利的喊叫,吓得她一个激灵,险些清醒过来。


        

“我不答应!”


        

萧七郎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年轻俊秀的脸因为过于愤怒显得有些扭曲。


        

“我不答应!杜五娘是我的未婚妻,姻缘天定,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我要娶她!必须娶她!这些事情我统统不知。如今知道到了,我会将余生照顾五娘,尽量补偿于她。”


        

他什么都不知道,金灿灿的前程和美好的名声就这么毁了,他不答应!


        

只要他把杜五娘娶回家来,这些谣言自然不攻而破。


        

看谁还敢说他萧七郎背信弃义,见利忘义!


        

裴氏跟着附和:“对!我们不退婚!当初既然缔结婚约,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们择日便将杜五娘迎娶进门!”


        

作死的小贱人,反正闹到这个地步,与崔氏结亲的事一定不成了,那便将这贱人娶进门来弄死了事!


        

只要手段高明,就能把退婚带来的影响消弭干净,确实是好办法。


        

“这……”杨承又开始左右摇摆,想打退堂鼓了:“俗话说得好,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


        

草泥马!


        

杜清檀在心中破口大骂。


        

她最恨的就是这种说法,两口子日子过不下了,总有那么一些人打着这种旗号来劝和。


        

不许离婚,不让离婚。


        

她祝这些人都遇到这样的破事儿,把一辈子毁在烂泥一样的婚姻里。


        

“七郎啊,你是不是痛恨名声受损,想要把杜五娘娶回家去磋磨报复,弄死她呀。”


        

独孤不求勾着红艳艳的嘴唇,不怀好意地瞅着萧七郎笑。


        

“你错怪了对象,这事儿始作俑者是令堂,你该怪她才对。杜五娘病成这样,随时随地都可能死掉。


        

你非得把她弄回去,万一死了,人家非得说是你弄死的,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你这辈子就算完了。


        

你前途似锦,有状元之才,为何这样想不开?依我看,还是一别两宽的好。而且还要祈祷她一直好好活着,看着你将来出将入相才是。”


        

裴氏又开始动摇,似乎真是这个理。


        

萧让就更不必说了,一家之主,自然懂得取舍,当下厉声呵斥儿子:“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轮不到你来说话!退下!”


        

萧七郎倔强得很,闹着就是不从。


        

“把他带下去!”萧让不由分说,命人将儿子拽下去,就请杨承与朱大郎作证,当众解除了与杜清檀的婚约,又奉上黄金百两,客客气气表达了对梁王的谢意,还要送杜清檀回家。


        

朱大郎哪里要他假惺惺作态,拿着赔偿金,请了两个婆子帮忙把杜清檀弄上牛车,扬长而去。


        

裴氏看着牛车远去,一双眼睛恨得滴出血来。


        

萧让却是很快打点起精神,邀请众人入内宴饮,说是要向众人赔礼。


        

众人已到这里,再走就显得很难看,于是照常入席吃喝,只是私底下难免议论这事儿,都觉着萧家不对。


        

萧让心中含恨,少不得挑唆杨承,口口声声都是杜清檀算计了杨承,实在不会做人。


        

杨承但笑不语,并不表态。


        

主人家败了兴,一场原本打算通宵达旦的宴会不到二更便散了。


        

坊门已闭,不能回去,众人各自歇下,又有萧家子弟携礼拜访,为萧七郎择清,恳请口下留情,不要坏了他的前程。


 新书推荐: 穿越蛮荒:异世夫妻靠种田称霸! 美人羸弱不可欺 我的锦衣卫大人 野玫瑰 木叶之四代火影之子 你是迟来的欢喜 娱乐圈是我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