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师姐是个福气包 > 158 善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解决了肚子问题,就到了大家喜闻乐见的审问答题环节。


        

这次的答题选手是,来自散修阵营的流云的朋友,罗崇!


        

让我们掌声欢迎罗崇选手上场!


        

……


        

罗崇看着已经排排坐好,双双睁着求知的大眼睛望着他的流云和杨子清,莫名就想起了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笑话。


        

掌声是没有掌声的,流云同杨子清都不是这样善解人意,擅长给人捧场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掌声。


        

罗崇努力将自己脑子里的奇怪画面抛出去,有些无奈但并不排斥地开始满足这二位的求知欲。


        

之所以无奈,实在是流云如此配合着表现求知欲的样子,未免也太辣眼睛了。


        

原来,罗崇之所以来到这里,完全跟他当初跟秦老村长说的退隐山林,不问世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当然,跟杨子清两人也不一样,他不是误入,倒真是自己找来的。


        

之所以费劲巴拉地找来这穷乡僻壤,灵气也并不比陆地上充裕的地方,还要归因于他偶然得到的一枚卷轴。 首发尽在www.9biqu。com


        

那卷轴是他从一处散修坊市的摊子上淘来的。


        

换给他卷轴的修士说,这是一幅藏宝图,是那人的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若不是因为他混的实在是太差了,是怎么也不会出手的。


        

罗崇凶名在外,无论当初被他干掉的是不是都是魔修,他在世人眼里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罗。


        

这样的人,又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哪个也不会费劲巴拉过来说这种话骗他。


        

况且,罗崇虽然确实是个狠人,但那也是个有脑子的狠人。没有想办法将出手卷轴的那个修士打听的一清二楚,他也不敢就这样轻信别人。


        

但他通过自己的途径打探来的消息,都说那个散修是个修仙界难得的老实人。


        

若不然,他家祖上也曾经是个大家族,也不会因为一脉单传如今破败成这样。


        

那修士也确确实实都快穷得吃不上饭了,不得已才开始打祖产的主意。


        

跟罗崇透漏这个消息的友人还替他可惜来着:“你要是早几天遇上他,说不定还真能低价淘弄到几件好东西!可惜现在也有点晚了,那家伙手里的好东西应该早就出的差不多了。”


        

“哎对了,好端端的,你问他做什么?他手里现在没什么好东西了。”说着说着,友人自己都觉得奇怪了。


        

“没什么,就是今天在坊市上遇着了,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知道你知道的多,就想跟你打听打听。”罗崇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嘿,你问我还真算是问对了!再没有比我知道的更多更全的了!”被罗崇隐晦的恭维了几句,友人高兴起来,“我还听说啊,那个傻蛋,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还坚持说自己祖上有留下来的藏宝图呢!”


        

“那个藏宝图啊,他们骗过来看过,画的根本就是个荒岛!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宝藏?”友人边说便哈哈大笑,“我们都说啊,这人怕不是不能接受自己把祖业都给败光了的事实,整个人都癔症了!”


        

“这样说来,那也是个可怜人。”罗崇的语气里带上了唏嘘。


        

“怎么,我们罗大爷还想可怜可怜他?”友人闻言有些诧异,想了想才说道,“你要是真想帮他,我也不拦着。确实是个可怜人,不仅可怜,还傻。这样的人,若真没个人帮他,说不定就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好了,知道了。”罗崇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便不再停留。


        

“哎,改天来喝酒啊!”友人在身后大声喊到。


        

“好!”罗崇没有回头,只将一只手高举过头摇了摇,示意自己答应了下来。


        

“所以,你就真照着那劳什子藏宝图找过来了?”流云有些牙疼,邪里邪气,整个修仙界都拿捏不动的罗崇,就这么轻信了一个败家子的话?


        

“那人倒也算不上什么败家子,充其量就是被家里养的太单纯了,人傻了点儿,倒是不坏。”看明白了流云嫌弃的眼神,罗崇嘟嘟囔囔为那人辩解了一句。


        

“你还没回答我呢。”那人蠢不蠢不重要,流云也不关心,他还是更关心自己兄弟是不是听了人家一个故事,就傻不愣登地飘到大海上来了。


        

“唉!干嘛非要问啊!是!行了吧?!”罗崇实在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如此傻缺,可这个事儿这么一说,显得他还真的挺“单蠢”。


        

“那你找着了吗?”流云严重怀疑罗崇口中的目标就是连清和她的四季小筑。若是这小小的荒岛上还有别的宝贝在,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点儿。


        

就算连清的四季小筑会跑路,现在的天地灵宝都这么不挑了吗?


        

但若是罗崇说的就是四季小筑,那他一定还没找到。四季小筑若是已经被罗崇找到了,就不会之后还跟他们两人结缘了。


        

“找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罗崇一边说,一边拿自己的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小尖尖。


        

流云白了这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哦?是吗?哪儿呢?给我看看?”


        

“我现在也说不好,”说到这个,罗崇自己也惆怅不已,“我当时离开,确确实实是因为感觉到的一点儿什么。”


        

“那个卷轴就像把钥匙,那天突然就让我有了感应。正巧我跟秦老村长也撕破脸了,索性就顺着感应找去了。”


        

“可是说来也怪,真出去了就找不到了。我本来还想回村子的,却正好看见秦老村长在我那儿‘踩点儿’,我是能对付得了灭灵阵,可是我图啥啊?”


        

“我觉得太没意思了,就自己又偷偷走了。”罗崇承认自己也不是个责任感特别强的人,确实没想到灭灵阵要坑的下一个人就是流云跟杨子清。


        

“这两年,我都在旁边小岛上修炼。虽然水元素多了点儿,也没啥人迹,干啥啥都不方便了点儿,但总的来说,还算清净。”虽然没能找到让那个卷轴产生感应的真正目标,但这两年清净闭关,罗崇还是挺满意的。


        

若不是有一天忽然算到有朋友要被他从前种下的因拖累,罗崇怕是现在都不想离开他之前闭关的那个岛。


 新书推荐: 谁,杀了他 寻找兰先生 绯闻恋人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青梅屿 快穿攻略之作者大大又太监了 早熟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