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师姐是个福气包 > 187 药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是药园,其实也不过是个小院。


        

篱笆扎成的围墙稀稀落落围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区域,大门上挂了一个朽了一半的牌匾,能隐隐约约认出来的,也不过就是后头的“药园”两个字。


        

大门同牌匾一样,朽了一半,摇摇欲坠。杨子清觉得就算没人碰它,再过一会儿它自己也会“啪”地一声掉下来。


        

有篱笆围着,院子里头的景象并不能清晰地被看到,杨子清只是隐隐约约感觉,里头好像有个小屋。


        

虽然被之前那个木屋搞的有点心理阴影,但是她自己一个人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还什么异常都没遇上。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什么药园,不进去看一眼,也有点太亏了。


        

杨子清试探着把手放在了那扇马上就要坏掉了的门上。


        

什么都没发生,门既没有还没等她使劲就顺势打开,也没有碰瓷“啪”地一声掉下来,仍然好好地待在原处,摇摇欲坠,破破烂烂。


        

杨子清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手上微微用力,推开了药园的门。


        

意料之中的郁郁葱葱满园灵药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倒是随着院门被推开,有几支利箭如流星一般,直冲着杨子清的面门就来了。


        

杨子清大惊之下慌忙闪躲,却还是被这看起来根本不带什么灵光,甚至还生了锈的箭矢给削断了一缕头发。


        

眼睁睁看着耳边的一缕头发就这样落了下来,杨子清心有余悸地又往旁边让了让。 看小说上www,9biqu.com


        

这要是动作再慢一点儿,就直接就破相了呀!


        

可不知是因为刚才的箭支没有穿到东西还是机关检测到门口没有人了,杨子清在旁边又等了一会儿,大门半开的药园却沉寂了下来,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杨子清小心翼翼地挪了几步,用灵力控制着将落在了地上的箭支举到眼前细细打量,还随时准备一有变故就赶紧跑。


        

好在箭矢落在地上就再不复之前的“神勇”了,任凭杨子清将其拎起来,甚至后来拿在手里打量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


        

杨子清仔细看了半天,仍然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普通凡铁铸成的箭矢。箭头上的那些铁锈,也是因为放置的时间太长了,自己生出来的。


        

可就是这普普通通的箭矢,刚才竟然差点伤了她?


        

杨子清简直不敢相信。


        

可甚至都把箭支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打量了,杨子清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普通的箭支。


        

杨子清忽然就对里头的那个箭支发射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她还从没见过也从没听说过,有匠人手艺能好到,只用区区凡器便能伤了修者呢!


        

这要是换成炼器师的作品,她此刻,是不是已经受伤了?


        

杨子清一把推开大门,抬脚往药园里走去。


        

这次倒是没再冒出什么飞箭直冲她的面门了,只是之前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不知是受不住她推门时的力道还是怎么,在杨子清进入药园之后真的“啪”地一声就掉下来了。


        

杨子清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只看到了大门掉落激起来的滚滚飞尘。


        

定了定神,杨子清继续往里走去。


        

这药园也不知道已经闲置了多少年了,虽然还能看出来确实有为了培植灵药而划分的不同区域和配置的阵法痕迹,但地上已经没有什么灵植的痕迹了。


        

只剩下一堆乱七八糟的脚印,有的还直接踩在了药田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前来到这里的人只顾着搜刮灵药,才将这里弄了个乱七八糟。


        

让杨子清满心警惕的弩箭发射器就正正地摆在她前头,正对着大门的地方,似乎在守着它身后的小屋。


        

小屋也是个小破屋,比之前他们刚遇到时的那个木屋还不如。比杨子清记忆里从前他们在杨家庄的时候,村子里最破的屋子都不如。


        

屋顶上搭着的稻草已经被风吹得差不多了,露出了底下的木头。糊窗户的纸也破了个大洞,有风吹过的时候,破出的毛边还会随着风来回摆动。


        

小屋的屋门倒还是完整的,虽然已经掉漆掉的露出了斑驳的底色,但好歹还没有完全朽掉。


        

这本来是个杨子清就算路上遇到也不会进去的屋子。


        

但因为门口牌匾上剩的“药园”那两个字,再加上门口端端正正放着的那架发射器,杨子清现在对那个小屋充满了兴趣。


        

试探着靠近发射器,一步,两步,都没有什么变故发生,似乎那架发射器刚才用完了它的最后一支箭矢,已经变成了没牙的老虎。


        

杨子清正要松一口气,余光却瞥见了一点寒光。


        

一时间,杨子清的身体都僵硬了。


        

一点一点把那点寒光收进眼底,杨子清惊恐地发现,在她的正左边,她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还加着一架箭弩发射器。


        

跟正对门口,之前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的那架已经爬满了铁锈的发射器不同,架在她左边的那架明显更新,更锋利,也更精巧。


        

杨子清敢肯定,她在这架发射器上看到了灵光流转。


        

只是不知道这架箭弩发射器为什么明明已经锁定她了,却迟迟没有发出攻击。


        

杨子清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不变,拿一双眼睛到处观察,希望能找到触发箭弩的机关所在。


        

虽然她也不知道,将明明是法器的箭弩发射器单单当做凡器机关使用,究竟是炼器师什么样的恶趣味。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还真让她找到了。


        

正正好好,就在杨子清的脚下,有一根极细的天蚕丝,一头从发射器上连过来,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可如今找到是找到了,杨子清却依然进退维谷:她并不能确定,一会儿她如果把脚拿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杨子清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有什么东西能够代替她的脚,继续压在天蚕丝上头。


        

周围除了碎土就是碎土,甚至连一块大一点的土块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勤快,把土都给弄碎了。


        

杨子清心里郁闷极了,却又不敢不想办法,毕竟她自己也不知道,待会儿这架发射器发出的箭支,她能不能成功躲过去。


 新书推荐: 谁,杀了他 寻找兰先生 绯闻恋人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青梅屿 快穿攻略之作者大大又太监了 早熟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