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师姐是个福气包 > 188 九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般无奈之下,活马当作死马医,杨子清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不动,用神识在储物袋里扒拉起来。


        

然后就看到了之前她盛了没敢用的水袋,和水袋里的满满一袋水。


        

没有冰灵根,杨子清只能多拿几个水袋出来,顾不上心疼,灌了几袋灵露。


        

好容易弄了个跟自己重量力度差不多的水袋组合,杨子清眼疾手快,在放下水袋的那一刻抬起了自己的脚。


        

“嗖!”一支箭矢正擦着她的耳边飞过,钉在了另一面的篱笆围墙上。


        

杨子清吞了吞口水,哆哆嗦嗦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摸到了一手血。


        

用力眨眨眼睛,把刚才被吓出来的眼泪逼回去,杨子清顾不上别的,先拿一个小玉瓶将自己的血给装了起来。


        

迅速给自己止了血,杨子清终于腾出手来把注意力都放在那架新的箭弩发射器上了。


        

发射了刚才那支伤了她的箭矢之后,发射器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虽然杨子清初步判断那发射器至少是一件法器,但发出去的箭支也没有被自动收回来,而是还稳稳地插在栅栏上。


        

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不是安全,周围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机关,杨子清也不是很敢轻举妄动。 看小说上www,9biqu.com


        

但总在这儿僵着也不是事儿,杨子清这次非常注意脚下,一点一点往发射器挪去。


        

好容易挪到了发射器旁边,不知不觉间杨子清已是满身大汗。


        

好在这期间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她也不敢再随便放松警惕。


        

就算小院里没有人,机关依然可以让这个地方危机四伏。


        

杨子清几乎是提着心蹲下来打量这个发射器。


        

新的发射器果然很精巧,只有大概杨子清两个巴掌大小,不像一开始负责吸引注意力的那个又笨又大。


        

银色的发射器闪着流光,一阵阵清香传进杨子清的鼻子,似乎在引诱着她赶紧将这东西认主收起来。


        

杨子清差点儿就把手指头摁在发射器锋利的刃上。


        

晃晃脑袋,杨子清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要被宝贝散发出来的香味所控制。


        

毕竟她手里已经有好多件好东西了,总要给别人留口汤。杨子清这样说服自己。


        

冷静下来之后杨子清才发现,这件箭弩发射器是被天蚕丝固定在这里的。


        

即使有注意观察了,细细的天蚕丝仍然很容易被忽略,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发射器上本身连了一些天蚕丝,分别发出去连接在不同的方向上。


        

顺着天蚕丝的排布,杨子清倒是没有再发现别的什么宝贝。但天蚕丝的走行,包括站在这个方向再看药田的排布,杨子清忽然冒出一身冷汗。


        

越看越熟悉的原因在于,整个药园所有的走行排布,都是按照九杀大阵的阵图布置的。


        

虽然名叫“九杀”,但实际上,这就是个十死无生的死局,压根就没有生门的位置。


        

传说,这个阵法是以杀证道的九杀上人研究出来的。但因为它杀性实在太重了,九杀上人飞升之后,此阵被列为了修仙界禁阵,并明言规定了,不允许任何人私设此阵。


        

杨子清能这么快就把这大阵给认出来,还要感谢之前藏星阁强行塞给她的那些传承。


        

但问题是,尽管认出了这阵法,杨子清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触动大阵的开启。


        

根据典籍记载,九杀上人自己曾经说过,就是他自己被困阵中,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破阵而出。


        

现在也不是怨天尤人,自怜自艾的时候。杨子清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破局的办法。


        

最后只好一狠心,还是割破了手指抹在了箭弩发射器的上头。


        

不管大阵有没有启动,这箭弩发射器都应该是个关键的阵眼。也不知到底是谁在此布下了这等阵法,当智计已经耗尽的时候,便只能赌命一样,靠着一身莽力莽一莽了。


        

万一,老天其实还是眷顾她的呢?


        

老天当然不会让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挂掉。箭弩发射器上流光一闪,杨子清抹上去的血迹就不见了踪影。


        

发射器开始发生嗡鸣并不断振动,连带着整个药园都开始振动,似乎要被什么力量连根拔起了一样。


        

杨子清吓得抱紧了脑袋。


        

不能怪她太怂,她已经被自己赌错了,反而触发了大阵的脑补给吓死了。


        

但一直等待的痛感没有到来,过了不知道多久,听着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杨子清悄悄睁开了一条缝,外头安静了下来。


        

没有启动的大阵,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传说中的一百零八种死法,杨子清被眼前的焕然一新惊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蓝衣少年饶有兴味地看着杨子清:“鸿蒙古脉,到底被我给等到了,甚好甚好!”


        

“小姑娘,你别怕,我有一场天大的机缘想送给你,你高不高兴呀?”


        

不知为何,明明少年一脸温和,声音也很温柔,杨子清却无端感觉,自己被一条大尾巴狼给盯上了。


        

“你,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我不好吃的!杨子清硬着头皮开口,一张嘴才发现自己带上了哭腔。


        

“别怕别怕,我知道你对我这连弩感兴趣,我把它送给你,作为交换,你带我出去,好不好?”少年仍然一脸温和,嘴角还噙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杨子清不敢说好,也不敢说不好,那股被什么野兽给盯上了的感觉又来了:“你,你是谁啊?为什么要我带你出去啊?”


        

“我啊?”杨子清的问题一出,少年便敛了笑意,脸上隐隐透出几分失落,“我叫和光,我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


        

“你身上有鸿蒙古脉,我便能认你为主。你把我带出去,然后解除了主仆契约,放我自由,好不好?”


        

“作为酬劳,我把我的连弩送给你。”和光的脸上透出一点类似于孩童的天真,“我的连弩可厉害了,你炼化了它,它能保护你!”


        

“连弩原本是生了灵智的,只是在这儿陪我的时间太久了,灵智逐渐湮灭了。你收下的话,养一养,他能醒来的!”


        

不知为何,眼前的和光明明瘦弱又美好,杨子清的寒毛却一根根立了起来。


 新书推荐: 谁,杀了他 寻找兰先生 绯闻恋人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青梅屿 快穿攻略之作者大大又太监了 早熟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