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惊涛骇浪 > 第1650章 夜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s://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个月没见着丈夫,陈晓琪对回家来的许一山,盯着看了老半天,突然咧开嘴笑道:“许一山,亏你还记得有个家。”


        

丈夫得到升迁,陈晓琪打心眼里为他高兴。这个家伙的魅力究竟有多大,她现在已经无法用自己的想象去想了。他有男人坚毅的性格,也有男人骨子里的温柔。他坚强,却不失浪漫。似乎每一天,他都能带给她无穷的惊喜。


        

生了两个孩子的陈晓琪,身材一点没走样。女人的温柔与娇媚,在她身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她与他一样,似乎都是一座开发不尽的宝藏。


        

生了第二个孩子之后,陈晓琪不顾爸妈的劝阻,毅然辞职,成了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


        

她先将机关事务局安排给她家的保姆也辞退了,连市委专配给主要领导的生活秘书也辞退了。她亲自跑去老家许家村,将许家娘请了回来。


        

如今,她一天到晚就围着两个孩子转。亲自做饭,洗衣服,拖地,迎来送往。她就像一朵散发着浓郁香味的美丽花朵,默默在许一山身边开放。


        

安排两个孩子睡下后,她悄悄回来卧室。


        

许一山靠在床头,灯光淡淡打在他的身上。他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他太累了,就像一架连续运转的机器一样,高速旋转着。


        

他已经被戴上了一个“经济型官员”的标签,不但中部省是这样认为,燕京方面也将他纳入了视野。


        

陈晓琪看着疲惫的丈夫,她真不忍心将他惊醒。 首发尽在www.9biqu。com


        

她特意穿了一件许一山最喜欢的睡衣,喷了一点淡淡的香水。她知道这是丈夫最迷恋的香水味道。


        

她小心翼翼将门关上,但是,轻微的锁门声,还是惊醒了许一山。


        

许一山睁开眼,看着倚靠在门边的陈晓琪,浑身的血液便快速奔腾起来。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但是他们眼睛里流泻出来的光芒,充满了迷恋、柔情和只有两人才懂的狂野。


        

许一山张开双臂,她便如一只快乐的鸟儿一样,纵身入怀。


        

柔情便如窗外的月光,盈满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的爱,化成一道绕指柔,将两颗心紧紧绕在一起。


        

突然门响,门外传来儿子稚嫩的奶声奶气。


        

陈晓琪捂着嘴笑,示意许一山去开门。


        

她将身子裹进被子里,眨巴着眼睛说道:“孩子晚上要跟我睡。”


        

许一山愁苦道:“这小子来了,我怎么办?”


        

“你去书房呀。”陈晓琪笑嘻嘻说道:“你总不能让孩子看到你这个样子吧?你不羞,我还羞呢。”


        

许一山无奈,只好穿上衣服去开门。


        

门口,小许凡看着开门的许一山,奶声奶气问了一句,“你是谁呀?”


        

许一山心里一痛,赶紧蹲下去身子,将孩子搂紧怀里,小声说道:“我是爸爸呀。”


        

小许凡便笑,挣脱许一山的搂抱,趔趄着往屋里跑。


        

“你抱他出来。”许一山这才发现门口不远处,娘红了脸,紧张不安地打着手势,示意他去把儿子抱出来交给她。


        

“这孩子不听话,看我不揍他。”许家娘气急败坏说道:“一山,你快去啊。”


        

许一山顿感羞惭,赶紧对娘挥挥手道:“娘,你去休息吧,孩子今晚就跟我们睡吧。”


        

小许凡被陈勇夫妻带走后,迫使陈晓琪下定决心生二胎。


        

如今,小许凡已经会走路,会说话了。在陈晓琪的坚持下,小许凡回来家里,与他出生不久的弟弟共同成长。


        

床上,小许凡已经钻进了陈晓琪的被窝。


        

许一山无可奈何道:“小东西,你这就是鸠占鹊巢了啊。”


        

在孩子的问题上,许一山深感自己失职了。他几乎没有一丝空闲伴着儿子长大。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他的心思已经被天下苍生占满了,他腾不出一丝儿空地来容纳他生命的延续。


        

好在儿子很快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看着儿子睡熟了,陈晓琪才悄悄将身子从被窝里移出来,钻进许一山的被窝里。


        

半个月没见面,两人要聊的话太多了。


        

陈晓琪轻轻咬着许一山的胳膊说道:“一山,我想跟你说个事。”


        

“说呀。”许一山抚摸着她如水的秀发,小声道:“老婆,你想说什么?”


        

“我想去看看黄大岭。”陈晓琪轻轻叹口气道:“他们一家人,现在坐牢的坐牢,失踪的失踪,家破人亡了。”


        

黄大岭回国投案自首,最终被判五年。与他父亲黄山被判无期,大哥黄晓峰被判十一年相比,他是领刑最轻的一个了。


        

陈晓琪道:“我现在想起过去的事,还真觉得黄大岭可怜。”


        

在过去的茅山,黄大岭于一般人来说,他就是一个恶魔。可是在陈晓琪面前,他就是一个俯首帖耳的小可怜。陈晓琪从小就敢打他,黄大岭从来都没回过手,甚至连骂她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毛毛虫事件,陈晓琪敢提着一根棒子,将黄山家砸得一片稀巴烂。这要换了其他任何人,依黄大岭的性格,不死都得脱层皮。


        

这也是后来在茅山流传盛广的“一物降一物”最原始的出处。


        

“怎么突然想起去看他了?”许一山狐疑地问。


        

“我听说,从来没有人去探视过他。他原来的那帮狐朋狗友,鬼影子都见不着一个。真是树倒猢狲散呢。”


        

“你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许一山故意这样逗她。


        

“当然啊。我老公是最深明大义的人了。”陈晓琪突然爬起来,在许一山脸上亲了一口道:“老公,我去看他,就是想还过去扇他几个耳光的情。他已经落到这样的地步了,虽说是咎由自取,但是,我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


        

许一山苦笑道:“你在念旧情?”


        

陈晓琪摇了摇头,“不,我与他有情吗?老公,你就答应我吧。”


        

“好嘛!”许一山爽快道:“要不,我陪你一道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行。”陈晓琪柔声说道:“老公,你到现在还不相信你老婆只爱你一个人吗?”


        

许一山长叹一口气道:“我会不相信你吗?


 新书推荐: 一号狂枭 高手下山,我有九个无敌师父! 精灵:我转生成了百变怪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上门龙婿 龙王令 龙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