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美人羸弱不可欺 > 第31章 我这里有证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s://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清檀抚着胸口喘了一回,看着裴氏大声道:“夫人,您要求的我都做到了!按您的要求,有头有脸的证人有了,现在请听我说。


        

五娘的命不好,自惭形秽,不想拖累七郎,所以想要主动退婚……是我们家对不起你家。


        

原本应该备了厚礼登门致歉,但我家已然穷到卖书换粮的地步,是以,还请夫人见谅,莫要计较。”


        

她说着说着,又将袖子掩着口剧烈地咳嗽起来,再然后,又吐出一口鲜血,一个踉跄。


        

这些话,是当初屠二抓团团时留下的狠话。


        

裴氏自然记得,脸色越发难看,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恨不得撕烂杜清檀那张楚楚可怜的雪白小脸。


        

“五娘!”采蓝赶紧爬起搀扶住她,哭道:“您快别说了,我们回家去吧!”


        

杜清檀摇摇头,用力抓住采蓝的手,要她扶自己给萧让、裴氏行礼。


        

“恳请二位同意我与七郎退亲。”


        

朱大郎面色狰狞,拿出婚书递给杨承,粗声粗气地道:“某是粗人,生于市井,承蒙五娘信重,为她做主。但杨相公在此,自然是要拜托您这个正经尊长主持此事。”


        

杨承心里很明白是怎么回事,却有些不高兴就这么卷进去得罪萧氏,但又不能不管,只能和稀泥。 首发尽在www.9biqu。com


        

当下接了婚书笑道:“我看此事多有误会,女方并没有证据证明萧家做了这些事,故此还该慎言,不好轻易毁人名声的。”


        

萧让和裴氏猛点头。


        

杨承又道:“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门亲事是再难继续了。便由我来作主,为二位解除婚约罢。如何?”


        

双方肯定都没有异议。


        

杨承又道:“这事儿吧,闹到这个地步也是真难看。虽是误会,男方也该惜贫怜弱,补偿女方一二。不知贤伉俪意下如何?”


        

裴氏大怒,闹成这个样子,还要她补偿杜五娘这个小贱人?还有天理吗?


        

“那是自然。”


        

萧让警告地摁住她,假惺惺叹气:“五娘这孩子气性大。这些年她们过得不好,我们也送了许多东西去,却都被退了回来。


        

估计中间办事的人没弄好,是以生了误会。闹成这样子,我这张老脸真没地儿放。不过到底也是长辈,怎能和不懂事的小孩子计较呢?


        

总不能看着她贫病交加早早死掉,我愿意补偿她的,只要误会厘清就行。”


        

意思是要杜清檀当众承认,采蓝之前说的那些都是误会,就能拿到手。


        

杨承就又看向杜清檀:“杜五娘,你意下如何?”


        

杜清檀倚靠在采蓝身上惨笑摇头:“杨相公,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礼也赔了,是我配不上萧七郎,是我家对不起他家,还要怎样?若要我这条命,只管拿去!”


        

她仰头看向墨蓝的天空,苍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淌过唇角的血迹,再滴落到胸襟之上,洇染得胸前那滩血迹更加浓重显眼。


        

美人垂死,我见犹怜。


        

众人一阵叹息,世道便是如此啊。


        

就算闹到人前又如何?


        

到底形势比人强,权贵面前不得不低头。


        

武鹏举忍不住了,大声道:“是要证据吗?我这里有证据!”


        

他用力把独孤不求推出去,大声道:“独孤!萧家恶奴抓捕杜家那个小孩儿时,不正是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下他们的么?你为何不吱声?难不成你也畏惧萧家的权势?”


        

众人的眼睛亮了,本以为这事儿就这样了,不想平地又生波澜。


        

独孤不求有些羞涩地对着众人行了个礼,不好意思地道:“没错,我是证人。唉,早知道这事儿这么麻烦,会得罪权贵,我就不多事了。”


        

众人就有些鄙视他——毕竟人都是这样的,自己害怕出头招祸,却希望别人做正义的英雄。


        

独孤不求垂着浓长卷翘的睫毛,勾着红艳艳的唇,继续羞涩:“不过既然武兄把我推了出来,男子汉大丈夫的,也不能做那缩头乌龟。若是将来我的前程因此受到打压,我也认了。”


        

萧让又含了一口老血,他还没做什么呢,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已经诬赖自己要打压他。


        

杨承板着脸道:“闲话少说,有老夫在,崔相公也在,谁敢打压你?赶紧说来!”


        

独孤不求钦佩地对着两位宰相行礼表白,再将当天的事情娓娓道来,言之凿凿:“那俩男仆一个叫屠二,一个叫刘大,是个塌鼻梁,若是不信,或可入萧府搜找。”


        

说到这里,还要怎样?


        

萧让面如死灰,更加后悔没有顺着杨承的意思,直接赔钱了结,非得争那口气做什么?


        

裴氏还想抵赖,却被萧让恶狠狠瞪住:“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便休了你!”


        

杨承哈哈一笑:“哎呀,这个事,真的是各种误会啊!我相信萧家不至于如此,但孤儿寡妇也自有委屈。这么着,婚约解除,萧家给些压惊钱,从此之后男婚女嫁再无瓜葛,如何啊?”


        

还能如何?再继续纠缠下去,萧家不要做人了。


        

萧让咬牙切齿:“全听杨相安排!”


        

且让这一门孤寡得意着,等风头过后,他非得让她们付出代价!


        

杨承就问杜清檀:“杜五娘,你觉着多少钱合适?”


        

这又为难人了,一个真正的淑女,有气节的淑女,不该拿这种钱的,如此方显清高。


        

杜清檀摇头:“我不要钱,只求能够平安度过余生即可。”


        

“你傻啊!医药费总要赔一点吧?他家把你家害成这样子,险些家破人亡,若是这样算了,天理何在?”


        

武鹏举道:“小娘子面皮薄,我来替她算一算,怎么着,也得给两百金才合适!杨相,你觉着如何?”


        

两百金?


        

怕是娶个媳妇也花不了这么多钱。


        

萧让面目抽搐,下定决心坚决不答应。


        

杨承也觉着太多了,正想出声干预,就见一个穿着青衣的宦官缓步而来,微笑着道:“府上好热闹,梁王着咱家来传一句话。”


        

梁王?


        

萧让颇惊喜。


        

他是请过梁王,但梁王病着,说是不来的。


        

现下又派了人来,可见还是给他面子。


 新书推荐: 咬定卿卿不放松 辟寒金 丝丝入骨 春江花月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在原神世界玩原神 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