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美人羸弱不可欺 > 第33章 躺平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s://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啪!”


        

裴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低着头默默垂泪。


        

“不贤不慧的无知妇人!我萧氏一门清誉,儿子的前程,尽都毁在你的手上!”


        

萧让气急败坏,说到激动处,恨不得拎起棍子打人。


        

裴氏这回不干了,跳起来高声反驳:“这主意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自己也觉着这样挺好,怎地出了事,就尽都怪在我身上?”


        

萧让气得浑身发抖:“我让你与杜家好生协商,必要时还可以给些补偿,你就是这样办的?”


        

“是她家不识抬举!”裴氏眼睛都哭肿了。


        

她只想着孤儿寡妇不足为患,只要斩断她们的手脚,逼得她们无路可走,她们就会自动低头、匍匐跪地求饶。


        

哪里想得到事情竟会如此发展?


        

“这杜五娘居心险恶,恶毒低贱!攀附不成就来陷害我儿!


        

倘若她真是个讲道理,有节气的,她家刚出事时,就该主动上门退亲,以免拖累我儿才是。 一秒记住www.9biqu.com


        

她家不但不退亲,如今又做到这般地步,毁坏我儿声名前途,讹诈我家钱财,实在让人痛恨!”


        

萧让越想越痛,只把牙齿咬得“咯吱”响,暗暗发誓,暂时忍下这口恶气,必须伺机报复回来才是。


        

只要做得干净些,梁王又能把他怎么样?


        

但近期内,那些打杀绑架威胁的事是不能做了,因此交待裴氏:“这件事不许你再插手,否则再闹出什么事来,我定然休了你!”


        

裴氏哭哭啼啼,又去看望儿子。


        

萧七郎不吃不喝不睡,抱着头坐在窗前发呆,无数影像在他脑海里交替闪现。


        

一会儿是杜清檀那张清丽柔弱、绝望悲愤的脸,一会儿是众人的轻蔑嘲笑,一会儿是母亲的狰狞愤怒,一会儿是独孤不求不怀好意的笑。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抓着头发使劲地扯,吓坏了进门探望的裴氏。


        

“我的儿,你怎么啦?你千万别被那福薄短命的小贱人给吓住了,没事的,大家都知道这事错不在你。”


        

裴氏抱着儿子一顿嚎哭。


        

萧七郎不言不语,等到裴氏哭够了,才轻声道:“我不服,阿娘。”


        

“阿娘也不服!”


        

裴氏正想咒骂杜清檀几句,却被萧七郎推到了门外。


        

“我累了,想歇息,您回去吧。”


        

萧七郎当着她的面,狠狠撞上了门扇。


        

与此同时。


        

永宁坊杜家。


        

杨氏看着面前那堆金灿灿的金子,再看看笑逐颜开的杜清檀和采蓝等人,只觉着自己是在做梦。


        

思前想后,因为舍不得打杜清檀,就用力拍了采蓝一巴掌:“你们好大胆子!虎口拔牙!以后再无宁日了。”


        

杜清檀不以为然:“难道不这样做,他家就会放过我们?”


        

“也是。”杨氏左思右想,说道:“我们搬家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搬什么家?山高皇帝远,更方便萧家动手吗?”


        

杜清檀将黄金分成几份:“这些储存起来,这些拿去看望杨家舅父,这些置办田亩,这些留给团团读书,这些拿了答谢帮忙的人……”


        

采蓝提醒:“杨相公那里也该走一趟的,不管怎么说,他始终也替咱们说了话。”


        

杨氏后怕道:“你这丫头真是胆大,怎么就敢扑上去抱住杨相公的腿。那是当朝宰相,若是激怒了他,叫人把你拖下去打个半死也是可能的。”


        

这叫当朝宰相的威严气派不容冒犯。


        

采蓝道:“五娘说不会。她说杨相公的脾气很好,果然是真好。”


        

杨氏奇了怪了:“你怎么知道杨相公脾气好?听谁说的啊?”


        

从来都只知道杨承这个人庸碌无为,只肯独善其身,就没听说过他是个大善人,脾气好。


        

杜清檀平静地道:“我听过有关杨相公的两件事。”


        

第一件,是杨承年轻时被盗窃钱财并当场抓住小偷,他却认为小偷是因为贫困才做的贼,非但没有送官,还将钱财留给小偷。


        

第二件,长安城中发生水灾,到处泥泞难行,杨承身为宰相什么都不做,只在家中闭门祈福。


        

路上遇到百姓咒骂他无能,他也不生气,只让随从去和百姓说不是他的错。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众发怒并责打弱女子呢?”


        

杜清檀分析得头头是道:“退一万步讲,即便他脾气不好,但凡有一分希望,总要去争取。”


        

躺平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杨氏心情复杂地看着杜清檀,总觉得这个侄女变得陌生不认识了,行事筹谋不输男子,也不知幸还是不幸。


        

杜清檀自信地招呼大家:“时辰不早,都歇了罢,明日还有许多事要做呢。”


        

早睡早起,按时起居,对于养生非常重要,熬夜要不得。


        

次日一早,杜清檀正在练习五禽戏,门就被敲响了。


        

独孤不求拎着一包果子立在门前,冲着于婆笑得十分讨喜:“我来探望病人。”


        

于婆如今看他就像看神仙,忙不迭地请进去,呼喊杨氏:“大娘子,来贵客啦!”


        

杨氏还未收拾妥当,独孤不求就去看杜清檀练五禽戏。


        

杜清檀沉浸式练习,并不因为他在一旁就不好意思或者停下来。


        

“你这一招一式挺像样的啊。”


        

独孤不求环抱手臂,眼里满是兴味。


        

这杜五娘带给他的意外可太多了,虽说平时常听人提及奇女子,亲眼目睹还是第一遭。


        

“让您见笑了。”杜清檀缓缓收工,目光清亮,精神抖擞。


        

独孤不求很是自来熟地落了座,压低声音:“其实我有件事没想明白。”


        

“您说。”杜清檀示意采蓝入内去取黄金。


        

独孤不求道:“你那些稀奇古怪的配方,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那个血,可太像了!


        

若非是他亲眼瞧着她熬制出来的,只怕也要被唬住。


        

“啊,先父从前也曾对长生之术感兴趣,学过一段时间炼丹,偶然之中发现的,我觉着好玩就记下来了。”


        

杜清檀现在说谎就和吃饭一样简单自然。


        

本朝权贵文人都对长生之术感兴趣,杜蘅学炼丹很正常,独孤不求虽觉着不太对劲,却无法反驳。


        

“这是答谢你和你朋友的。”杜清檀把一锭五两种的黄金双手奉上。


 新书推荐: 咬定卿卿不放松 辟寒金 丝丝入骨 春江花月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在原神世界玩原神 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