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辟寒金 > 第 102 章 番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s://www.9biq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岳城王宫的宴宾堂里,灯如银龙,珍馐铺席,乐声之中,长沙国的臣子列坐,齐齐望着坐于紧靠长沙王的次尊席位上的那个年轻男子。


        

这各名叫谢长庚的年轻男子,是长沙王刚得的女婿——就在三日之前,他来此求亲,求娶长沙王的唯一爱女。


        

长沙王考虑三日过后,终于应许,定下三年之后,待王女年满十六再行婚嫁之事,谢长庚欣然答应,二人顿成翁婿,这才有了今夜的这场盛宴。


        

臣子们自然知道这年轻人的身份。


        

莫看他仪容出众,谈吐斯文,实则却是这两年新成名于长江水道上的首领,虽称不上恶名滔天,但既身为江洋大盗,巨寇之名,自是无人不知。


        

起先获悉长沙王竟答应下嫁王女,无不惊诧,但王的苦心,众人岂会不知?


        

既是王认定的女婿,他们又岂敢不敬?


        

便都迎合着座上的王,频频向他敬酒。


        

于是宴席之上,宾主尽欢,气氛热闹而喜庆,人人欢声笑语,谁又知道,就在此刻,宴堂西北角的偏门侧旁,那道低垂于地的帐幔之后,正藏着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乌发雪肤,瞧着十三四岁的年纪,虽身量尚未完全展开,却已是亭亭如枝,出落得带了几分动人的美丽。


        

只是此刻,她眉梢眼底,似有勉强之色,仿佛不大愿意来此,却碍不过阿嫂的相劝,方到了这里。 看小说上www,9biqu.com


        

阿嫂附唇到她耳畔,低声道:“阿妹莫担心。


        

那人真的一表人才,又年轻,又俊俏,谈吐更是斯文,无半分凶暴粗鲁。


        

你若不信,自己看上一眼,便就知道阿嫂没有骗你。”


        

这女孩儿便是王女慕扶兰。


        

她的阿嫂陆氏见婚事定下的消息传来后,小姑便郁郁不乐,自己特意悄悄先去看人。


        

鉴于这谢姓男子的出身和来历,她本也做好最坏的打算,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人材,长长地松了口气,回来便向小姑讲述自己之见,见她并无多大反应,以为她是不信,为安慰小姑,方半哄半带,此刻领着她来这里。


        

料她亲眼见了人,就算心中对这桩婚事还有抵触,料也不会过于恐惧难过。


        

父王答应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江洋巨寇的求亲,要将自己许配给他。


        

虽然从懂事起,便知婚事不能由己,但从获悉消息的那一刻起,慕扶兰的心情便灰暗了下去。


        

眼前掠过数日之前,在君山偶遇的那双明亮的含笑眼眸,她的心情,愈发惆怅。


        

在阿嫂的面前,虽已极力掩饰,终究还是做不到如常那般的心情。


        

知阿嫂看了出来,她关心自己,不忍叫她失望。


        

她笑了笑,稍稍撩出一道窄窄的缝隙,懒洋洋地看了出去。


        

宴堂中灯火辉煌,一片笑语,那么多的人,她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父王下手位的次尊席上的那个男子。


        

实在是他形貌太过出众,即便周围人头攒动,他亦是郎绝独艳,如玉如翠,叫人一眼便就看到了他。


        

她的双眸定住了。


        

虽只一张侧颜,但她立时便认了出来,这男子,竟就是数日之前,那个君山老柏之下,曾帮自己救起过落下悬崖的雏鸟的那人!宛若心有灵犀,他竟仿佛知道自己藏在这里看他似的,毫无预兆,缓缓地转过头来,两道视线,不偏不倚,投向了她所藏身的这道幕帘。


        

她怔立着,一时没有反应,直到看到他唇角微勾,微微笑了,这才回过神来。


        

他发现了自己!他是在对着她笑!她的脸腾地热了,手一颤,指间的幕帘脱手松了出去,在她面前闭合,宛若一道风中微微拂动的水波,将她挡在了他的视线之后。


        

慕扶兰依然立着,一动不动。


        

忽听耳畔有人悄声问:“怎样,看见了吗?


        

就是父王身畔的那人。


        

阿嫂没有骗你吧……”慕扶兰面庞绯红,心波波地跳,不敢停留,更不敢再掀开幕帘多瞧一眼,扭身撇下阿嫂,逃也似地一口气奔回到了自己的闺房。


        

她将门关了,命人不许入内,自己扑在了床上,将脸压在被衾上,一动不动。


        

人人都说老柏通灵,佑人姻缘。


        

或者,是君山大帝垂怜于她。


        

否则,为何她会如此幸运,那日那个在君山之上,叫她见之便再无法忘怀的年轻男子,竟就是父王要将自己许配的未来夫婿?


        

她的眼前,不禁再次浮现出那日她无助扭头之时,看见他立在山道上的那道静静身影。


        

山风吹拂树叶,掠动他的衣角,他便悄然立着,凝视着自己——仿佛很早之前,他便等在那里了,只等自己奔向他去,开口向他求助。


        

她翻了个身,抬手,捂住了自己那张发烫的脸,欢喜之情,宛若蜜糖,从她的心底深处,慢慢地涌了上来。


        

……谢长庚的视线,从宴堂角落低垂着的那道幕帘之上慢慢地收了回来。


        

他依旧端坐宴堂,与长沙国的大臣们谈笑风声,面上不露端倪,在他的心中,却在回想着方才自己撞破那女孩儿偷窥之时她的受惊模样。


        

他唇边的笑意,愈发浓了。


        

他终于还是如愿,做了那个帮她救起小鸟的人。


        

三年,再等三年,他便回来娶她,让她做他真正的妻。


        

到了那一日,他已做了河西节度使——朝廷最为年轻的一个节度使,而他的未婚妻,长沙国的王女,当日的女孩儿,也终于长大,就要成为他的妻了。


        

在谢县的老宅里,他和她拜了天地,随后,目送着她在亲友和同僚们的恭贺声中,被送入了洞房。


        

为了这一刻,他已是等待太久,久得远远不止三年了。


        

他是如此地渴望快些见到他这辈子里的那个女孩儿。


        

他很快就撇下了那些想要灌醉自己瞧笑话的宾客们,在他们发出的意犹未尽的起哄声中,迈步去往她所在的那间屋子。


        

他走到了那扇映出红彤彤喜烛光的门前,停下了脚步。


        

就在她被接入这座老宅的大门之前,他曾和自己的母亲促膝长谈,他对母亲说,那个即将就要到来的女子,不但是他的妻,亦是他在过去三年里得以一路飞升、官居高位的有力凭借。


        

他只娶她一人,别无二心。


        

他要自己的母亲,将她视为亲女般对待。


        

而这一辈子,今夜,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属于他们的洞房夜里,也再不会有什么朝廷的使者来打搅了——那一行带着敕令的来使,在傍晚快入谢县的时候,被一队来路不明半道杀出的人马给扣住了。


        

他们的新婚之夜,容不下旁事干扰。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定住心神,抬手,轻轻地推开面前为他而留的虚掩着的门,迈步,跨进了门槛。


        

他看到他的小娇妻,正身着嫁衣,头披红盖,安静地坐在床沿之上,等着他的到来。


        

他朝她走去,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取了她的盖头。


        

她深深垂首,无限娇羞。


        

双睫若羽,遮掩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不肯看他。


        

他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凝视着面前这双含羞带怯、终于望向自己的美眸,朝她笑了起来。


        

仿佛被他笑容感染,她不再闪避,和他对望了片刻,微启朱唇,轻声说道:“方才我在这里等你来,却不知为何,心里总觉从前仿佛来过……”谢长庚凝视着她,微笑道:“如前生约定,今世履约。


        

你本就是我的妻。”


        

她以为眼前的郎君在打趣自己,咬了咬唇,不再说话,心中却是欢喜雀跃,娇庞浮出淡淡红晕。


        

花烛高烧,灯火摇曳,她迟疑了下,终于鼓足全部勇气道:“夫君,我替你更衣……”她的声音细若蚊蚋,话未说完,便就听不见了。


        

谢长庚压下心中涌出的无限爱怜之情,伸臂,将她抱入怀中,替她一根一根,拆去发簪。


        

她长发披落,衣衫渐褪,身子在他怀中轻轻颤抖:“夫君,我怕……”他低头张嘴,温柔地含住了她的祈怜之声,亦含住了这张世上最是娇嫩的柔软唇瓣。


        

锦帐低垂,一夜缱绻。


        

天明时分,在新婚丈夫的怀抱中睁开眼睛的慕扶兰,还有点昏昏沉沉,尚未来得及体味昨夜刚从少女变成新婚妇人的娇羞和喜悦,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弄得呆住了。


        

一大清早,谢家来了一队朝廷所派的信使,带来了一个十万火急的消息,说江都王叛乱,朝廷急召谢长庚,立刻前去平叛。


        

这一行人,昨夜原本就该到了,不料被人莫名扣住,扣了一夜,今早又莫名被释,这会儿匆匆寻来,自是焦急万分,呈上敕令,便等在一旁。


        

昨夜方洞房花烛,今日她的新婚丈夫便要离家,待下次归来,也不知会是何时。


        

她失落无比,却知男人建功立业,自己不可挽留,何况,上命如山,她又如何能够开口挽留?


        

她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拖住他衣袖的手,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低声说:“我这就去给你收拾东西……”她坐了起来,就要下床,一双大手忽然伸了过来,反握住她的手,继而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放她坐到了床沿之上。


        

他蹲了下去,取了她的罗袜,低头,仔细地帮她穿好袜,又要替她穿鞋。


        

慕扶兰吃惊不已,终于反应了过来,忙要缩回脚,却被他握住了。


        

他替她穿好了鞋,又牵她站了起来,附耳问道:“我想带你同去江东。


        

你怕不怕?”


        

慕扶兰一怔。


        

家中待嫁之时,她便得知了有关他的一些事。


        

知他孝敬寡母。


        

如今自己过了门,他若要外出,她自是留在家中替他孝事母亲。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看着他,见他笑吟吟地望着自己,不像是在哄她,迟疑了下,小声说:“我真的能和你一起去?”


        

他挑了挑眉:“为何不能?


        

朝廷敕令之中,又不曾说我不可带着新婚爱妻同行。”


        

才新婚一夜,他便唤她“爱妻”。


        

她的心砰然而动,脸悄悄红了,那双还带着些雾气的眼眸之中,放出了欣喜的光芒,按捺不住,雀跃而起,扑入了他的怀中。


        

“我不怕!我要去的!”


        

她用力地点头,一双玉臂又紧紧搂住他的脖颈,仿佛唯恐松了,他就要改口。


        

谢长庚接住了这个会因惊喜而忘情扑入自己怀中的女孩儿,刹那之间,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曾踏破河山,补全天裂,立在巅峰,看尽了这世间最为壮阔的波澜,也曾跌入深渊,历过这世间最为噬心的至暗时刻。


        

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而今他们再次相遇。


        

他要好好护她,替她遮风挡雨,令她无惧无忧。


        

纵然西风催老洞庭波,许多年后,哪怕他们已是白发苍苍,她也永远都是当日君山之上,那个提着罗裙,奔来向他求助的女孩儿。


        

片刻之后,见她两只胳膊还是抱着自己不肯松开,他便屈指,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再不叫人收拾东西,便不带你去了。”


        

“我这就收拾!”


        

他的小娇妻立刻松开了他,急急地奔去开门,唤人入内,收拾东西。


        

他负手而立,望着她犹如欢快鸟儿的背影,再也忍耐不住,笑意不知不觉,浮上唇角。


        

(全书完)


 新书推荐: 黎笙沈休辞 夜雾 冬天请与我恋爱 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 姜瓷陆禹东 银河第一可爱 在诡异精神病院当院长